关于爱情还要傻多久

一直对于同性题材都是随便看看,不痴迷不排斥,因为这类题材对于我来说,对胃口了就很喜欢,不对胃口了就难以坚持到片尾。尽管天朝现在已经掐断了广大观众在荧屏上寻腐的希望,但海外的同影市场随着婚姻平权法律在各个国家的节节胜利,越来越光明正大,遍地开花。让我觉得非常开心的一点是,这些影视的内核从过去的“反抗社会压力”“解放人性欲望”渐渐都转移到探索人类共有感情上去了,越来越少的片子在光顾着比惨卖肉卖腐卖颜值,越来越多的片子在指向同一个中心思想:“不管你喜欢的还是男人还是女人,当爱情降临时,你我没什么差别。”这是LGBT群体在普罗大众眼中走向正常态的一步。
      可能是我欣赏能力不对或是没读过原著,对《请你的名字呼唤我》的第一感觉并没有宣传的那么神乎,首先对于艾利奥可以在24小时之内分别和女人、男人、水果各啪了一次这么“年富力强”的人物设定内心充满弹幕,(一直不能接受男主白天上女人晚上上男人而且都很享受的剧情设计,而且这种剧情套路好像在同影界很好用)也许是原著有很多精彩的心理描写影片里不好一一表现,让我这种粗线条的人不禁要问一句“他俩啥时候喜欢上的?”注意力一直在奥利佛脚上那双复古款匡威上的我第一印象这就是一部除了故事主线其他都很好的电影。
      不过当我回头一咂摸,便浮现了很多讨喜的地方:挥霍假期的青少年、安静明亮的小镇、漂亮的大房子、“请来一打”级别的父母……一切都像是就等主角来谈个恋爱的世外桃源,你轻易就可以尝出阳光的味道。
      当然,每个完美的园子里都有搞事情的水果,当艾利奥和奥利佛尝到了爱情之果的酸涩之后,他们既觉得被命运套路了,又诚实地享乐其中。艾利奥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饱受荷尔蒙折磨的青少年,他渴望爱与被爱;年长的奥利佛则有更多的权衡和担忧,他担心对方对自己是一时的感情冲动,担心未成年的艾利奥会遗憾、后悔,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只待6周的过客。这种年龄差带给他们对待感情的不同态度刻画的十分传神,大力加强了每一个观者的真实感。这种态度的微妙变化谁不懂呢?我们中学的时候可以情书写的满天飞,上了大学却喜欢在毕业时告白,再长大一些,可能很多人想心动却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佛系了。正巧艾利奥的爸爸已经把答案划了重点:越是长大,我们能给予的感情便越少,以至于还不到30岁,我们就一无所有了。
      当然,无论如何,他们都想在短暂的6周内抓住这份情感,毫无顾虑的在美丽的山间和记忆力烙印下对方的样子。
       等等等等,剧情的主线有点套路啊!!美好又意外的邂逅、夏日恋情、不能光明正大,刻骨铭心、最后天各一方。好像这种框架的电影小说多到爆炸,关键这种先甜后虐的效果屡试不爽,口碑反正都不会太烂。
       转念一想,夏日恋情又怎样?我们就是要歌颂一下夏日恋情,不管他是暑假派对上的高中生,还是海边游轮上遇上的,内核都是一样的,不是吗?我们的身体和心只被给予一次。不管你羡慕不羡慕夏日恋情,反正我是挺羡慕的。
       有时不只是套路,我们甚至能看到一些高度重复的场景:在镇子上一前一后推车的艾利奥和奥利佛,像极了《一年生》里拉玛八世大桥上的夜晚行走的学长学弟,在吐露心声前,总要把面前的这个人在心里描画千遍。在比如泳池里的“乐谱就是不让你看但找我母后聊天万万不能忍”的啼笑场景,又让我想到《怦然心动》里两个初一小屁孩借用午餐竞拍活动把对方酸出一股子醋不要钱的架势。这些桥段既不是抄袭,也不是借用,是人类的共性,因为不管你是大制作还是小成本,亚洲还是欧洲,成年人还是初中生,异性恋还是同性恋,我们在面对爱情时,都是同一副傻样子。
       要说全片最喜欢的一幕,就是在艾利奥擦鼻血的角落里,奥利佛出其不意地亲了一下他的脚背,浓浓的爱意悄然充斥了空间,那相视一笑里饱含的温柔,大概够他俩用一生去回味了。

爱情是个什么东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毛豆和桂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关于爱情要傻多久?

我一听见比我年纪小的一些朋友,比如正在读大二大三的女孩子,说自己喜欢一个人的感觉。类似于投桃报李,口不语心里明,好细腻的,好温情的,我听着听着就很感动。我觉得一个人对待爱情的态度和她内心的老化程度是很相关的,也和她心灵的干净程度是相关的。所以我看着小女孩子们说道自己喜欢的人,发生在他们之间的事情,忽又失语,静静的笑一笑。就有拥抱她们的冲动。

低头回想自己,大概我的心是干净的,可是却不年轻了。其实我很恨自己过度早熟的心,是因为许多个不眠的阅读之夜?是因为不幸福的家庭生活烙在我性格里的隐忍?让我最终对很多事情失去了兴趣,却独要去探索心灵。可这是一条会让自己忍不住洒满眼泪的路。

因为你走的越远,就越会发现,不识书不知愁的心灵,那浑然天成的灵性光辉和自由落拓的个性,是最美的。可是这是老天给的,你求而不得。

所以我曾伤感的对朋友说,如果我有一个女儿,我定以最简单和最温柔对待她,让她像一捧白茗,低调而高贵而自足。而我呢?我还能成为茶一样的佳人吗?恐怕我只能入药了。我苦笑。

性格里的诸多苦涩,决定了我对待爱情的态度。我从未长久而热烈的对一个人心动过,所以爱情对于我来说,永远像隔水的伊人,她踏着香尘落叶,我只能呆望。但我还野心十足的去揣测,倒是揣测出一个极中庸而很有道理的道理:爱是一种实践性给予性的东西,在爱情中主动爱人的一方才知道什么是爱,而被爱的人,哪怕她被多少人爱,见识人间多少为情痴的人和多少殷勤的事,恐怕都不能知道爱是什么。所以,你去爱,便得到关于爱的答案。

虽然我有爱人,可是我还是惴惴不安,我想问自己,要多久才能确定自己的“爱人”是爱自己的,在自己可能不懂什么是爱的情形下?是一辈子吗?

我不能执着了,我且静心等待,并做好了这个问题错了,或是这个问题无解的心理准备。

随它去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