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韩国几起女学生性侵案后, 严刑重典遏制对未成年人犯罪

  去年11月,韩国法务部就在考虑修改相关法律,重点是强化针对未成年人犯罪分子处罚力度的《刑法》修订案和《关于处罚性侵犯和保护被害者的特别法》。根据修订案,针对儿童性侵犯等严重犯罪,将上调有期徒刑的上限,由目前的15年调至20年,若累进加重处罚时,法院有权判处最长30年。

在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最高人民检察院2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2017年以来检察机关依法惩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加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情况,并发布典型案例、事例。
“近年来,检察机关为未成年被害人提供专业有效的关爱、救助,进一步强化了未成年人司法保护。”最高检未检办主任郑新俭也指出,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仍呈多发态势,其中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性侵案占比大,
多为熟人作案。 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四大特点
“检察机关对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坚持零容忍,依法从严从快审查逮捕、审查起诉,保持严打高压态势。”郑新俭介绍,2017年1月至今年4月,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4.42万人,起诉6.03万人。
最高检未检办副主任史卫忠介绍,当前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呈现四大基本特点:
一是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呈现上升趋势。“以猥亵儿童罪这一罪名为例,近五年来一直呈现上升态势。”史卫忠说,从各地统计来看,不少地方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呈现出上升态势,个别地方上升幅度较大,而且重大恶性案件时有发生,不少案件犯罪次数多、被害人多、时间跨度长。
二是从犯罪类型看,在提起公诉的案件中,性侵害和伤害案件占据较大比例。其中校园暴力案件在未成年人侵害未成年人案件中的比例较高。而在成年人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中,强奸、猥亵儿童、强制猥亵、组织卖淫等性侵害案件比例较大,不少地方达60%多。
三是从被害对象看,留守儿童、低龄儿童受侵害的问题突出。史卫忠介绍,从全国整体情况看,侵害留守儿童犯罪的起诉人数占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起诉总人数的7.08%,在一些留守儿童集中的地方比例则更高。
四是从犯罪主体看,在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尤其是性侵案件中,熟人作案的比例高于陌生人,有些地方甚至有70%到80%案件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是邻居、亲戚、朋友、师生等关系。
此外,史卫忠还指出,有相当比例的未成年人是通过网络结识不法分子,进而被侵害。“目前还出现了利用网络而非直接接触猥亵未成年人的新类型案件。”
推动建立惩防侵害未成年人犯罪长效机制
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未成年人检察的职责只是办理未成年人涉嫌犯罪案件,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进行教育感化挽救。自2015年开始,把打击惩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保护救助未成年被害人放在了同等重要的位置。
“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有其特殊性,在办理这类案件中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和问题。”最高检未检办主任郑新俭指出,主要存在发现难、查证难、指控难等问题。
他举例说,性侵案件、监护侵害案件、虐童等犯罪案件,由于未成年人的自护意识、法治意识不强,遇到侵害后不愿、不敢甚至不知道寻求帮助。“应当说此类案件还有相当一部分没有被发现。即使发现了,由于证据问题,最终被认定的犯罪次数也比实际发生的少。”
为了破解这些难题,检察机关推动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发现和防范机制。
例如,福建漳州市检察院联合其他部门成立“春蕾安全员”队伍,把安全困境儿童纳入综治网格管理,有效预防、及时发现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浙江杭州等地检察机关推动建立了强制报告制度,要求医疗机构和人员发现未成年人遭受犯罪侵害线索的要及时报告公安和检察机关。上海市检察机关正在联合有关部门,积极推动建立全市性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信息库和入职查询制度。
“有效预防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是对未成年人最好的保护。”郑新检说。
“检察机关还深入推进“法治进校园”巡讲活动,进一步加强法治与安全教育。”郑新检说,各地检察机关逐步实现法治进校园常态化制度化,结合案件积极开展防性侵等自护教育。
比如,针对社会反映强烈的幼儿园虐童问题,福建、河南、甘肃、黑龙江、广西、宁夏等地检察机关还深入幼儿园,对幼儿园从业人员进行法治教育,增强他们儿童权利和保护意识,对儿童和家长进行了必要的自护防范教育。四川、贵州等地检察机关还组织学校、幼儿园管理人员旁听校车危险驾驶案等案件的庭审,开展警示教育。
避免“给钱了事”,提供多元化救助
在介绍检察机关对未成年被害人的司法救助的变化时,史卫忠说,最根本的变化是,对未成年被害人的司法救助更加体现了儿童利益最大化的司法理念。
“办理侵害未成年人案件不仅仅是审查事实证据,就案办案,更重要的是还要关注案件中的未成年被害人的成长。”史卫忠表示,近年来,检察机关对未成年被害人的救助,会充分考虑未成年人身心特点以及当下和未来发展的客观需要,给予特殊、优先和及时保护,避免“给钱了事”的简单化做法。
针对未成年被害人的具体需求,检察机关提供了经济救助、心理疏导、身体康复、司法援助、支持起诉、技能培训、转学、安置等多种帮助。
在救助范围上,并不限于刑事案件中的未成年被害人,还包括刑事被害人的未成年子女,以及一些侵权、抚养费纠纷等民事案件中符合条件的未成年当事人。史卫忠说,“有的地方还尝试开展了对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困境未成年人的救助”。
此外,针对当前我国人口流动性较大,一些流动的未成年被害人也需要司法救助的情况,一些地方检察机关还进行了异地救助的探索。史卫忠举例,深圳检察机关就曾应湖北检察机关的委托,对一名打工人员的两名子女提供了心理疏导、就学、技能培训等系列救助。
据介绍,去年以来,全国检察机关与政府职能部门、共青团组织、妇联、关工委、公益组织和爱心企业等密切合作,对于不能及时获得有效赔偿、生活困难的未成年人,提供司法救助4259人;对于经济困难没有聘请律师的被害人提供法律援助16930人次;对受到心理创伤的未成年人提供心理干预8996人次;为身体受到伤害的未成年人提供医疗服务1468人次。

  鉴于韩国在事实上已经取消死刑,而现行《刑法》所规定的有期徒刑上限是15年,因此韩国相当部分国民和法律专家认为,这个量刑程度不足以震慑严重的犯罪行为。

  依据法案的内容,提取并保管DNA的对象只限于再次犯罪可能性较高、造成较大危害的14岁以上罪犯。犯罪的种类包括对青少年儿童的性暴力、杀人、强奸、抢劫、放火、引诱、勒索、非法拘禁、有组织犯罪、贩毒、特殊盗窃等共12种。经过被检察、警察机关确定犯罪的被告人及拘留的嫌疑犯的同意,用棉签在口腔黏膜中提取DNA。在当事人不同意的情况下,将由法院下达“DNA鉴定材料提取令”,强制提取。

  强化《电子脚镣法》适用范围

  但统计数据还显示,针对13至20岁青少年的性侵犯犯罪,仍然在不断增加。以13至15岁青少年为对象的性侵犯犯罪,2007年为1220起,2008年为1456起,去年增至1477起。16至20岁的性犯罪事件在2007年为3159起,2008年为3663起,去年急剧增至4288起。

  在韩国保健福祉家庭部的主导下,从今年1月1日起实行的《青少年性保护法施行令修订案》,规定20岁以上成年人均可在网上查阅儿童、青少年性侵犯的姓名、年龄、住址、实际居住地、照片、犯罪内容等个人信息。为此,韩国保健福祉家庭部开通了“性侵犯告知网”,并正在完善运行。

  重犯将被提取基因样本

  动员一切力量将对未成年人实施犯罪者绳之以法,使用各种技术手段预防校园惨案的发生,同时对受侵害孩子给予最大限度的保护,这便是韩国政府为遏制针对未成年人犯罪所祭出的一套“组合拳”。也正是通过这一系列的严刑重典,政府正在尽一切努力,给每个家庭的孩子们营造一个更加安全的环境。

  此外,韩国法务部去年10月作出决定,对儿童性暴力犯罪、破坏家庭犯罪和人身买卖犯罪等不实行假释。法务部分类审查科长金永权说:“鉴于国民希望严惩儿童性暴力犯罪分子的情绪,假释审查委员会决定全面排除对反人伦的犯罪分子的假释机会。”假释审查委员会由法官、律师、教授等外部人员和法务部局长级干部等9人组成。按照韩国法律原先的规定,在收容所里服满宣判刑期三分之一后可以申请假释。

  另外,韩国政府还扩大了追踪方位的“U-首尔儿童安全系统”的适用范围。首尔市官员3月11日表示:“自去年9月开始,以道峰区和九老区的两所小学、396名小学生为对象,进行了试点运行‘U-首尔儿童安全系统’,今年上半年将扩展试点学校至7所,对象小学生也将超过2000名。”

  釜山女中学生被害案惊动总统

     U-首尔儿童安全系统

  日均三起针对未成年人性犯罪

  韩国大检察厅4月15日表示,已经修订了《性侵犯对策法律》,该修订案自当天起施行,并已向全国18个地方检察厅下达了“性侵犯犯罪事件处理指南”。“指南”的核心内容为,性侵犯犯罪受害者可不用写陈述书。也就是说,性侵犯受害儿童可不出席庭审作供词,以最大程度预防受害儿童再次受到伤害。根据以前的做法,为了确保证据,法院会要求受害儿童写陈述书,还录制陈述视频。如果认为证据还不够,便传唤受害儿童到法庭作证。根据修订后的“指南”,若受害者同意,检察或搜查官将会亲自访问受害者家庭进行调查。

  负责该案件的釜山地方法院介绍,尽管在法庭召开的拘留前审问中,金吉泰对罪行进行了否认,但在警方细致的证据面前,金吉泰最终承认了犯罪事实。

  以“釜山女中学生被害案”为契机,韩国政府于3月10日向国会提出了《电子脚镣法》修正案,规定对性犯罪者,佩戴电子脚镣最长可达30年(现行法规定最长10年)。釜山地区的国会议员张济元甚至要提出议案,要求电子脚镣佩戴时间最长延长至50年。

  法制日报驻首尔记者 王刚

总体而言,韩国的社会治安相对较好,但是近年来针对未成年人的恶性事件仍屡有发生。今年2月24日,发生在釜山的女中学生遇害案令韩国社会为之震惊;2009年底,韩国还先后发生过数起针对女学生的恶性骚扰事件。总统李明博发表讲话称,“政府最重要的职责就是让父母能够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养育自己的孩子”。为此,韩国政府重拳出击,通过实施一系列严刑重典,坚决遏制对未成年人的各种犯罪

  根据韩国统计厅3月14日发表的调查结果显示,从韩国引进电子脚镣的2008年9月起,截至去年年底共有535名罪犯戴上了电子脚镣,其中只有一人再犯,表明电子脚镣效果显著。

  4月23日,韩国法务部表示,将全面修订《保护人权之搜查准则》,允许在调查过程中向媒体公开性犯罪者等重案犯的照片和个人信息。修订后的《特定重犯罪处罚特别法》、《性犯罪处罚特别法》规定,在得到司法部门的提前认可后,媒体不仅可以在调查过程进行拍摄、录像、播放,还可以对外公开罪犯的照片、名字、年龄等个人信息。公开对象为犯罪手段残忍、造成重大损失、有明确证据的重案犯和性罪犯。

  而大国家党国会议员安商守、李柱荣、朴敏植议员等在《刑法》修正案中,还提出把监禁的上限从25年延长至30到50年,以加重处罚力度。另外,为了杜绝像“赵斗顺事件”那样在醉酒状态下犯罪的事件再次发生,在《性暴力犯罪处罚法修正案》中排除了在醉酒状态下实施犯罪减轻处罚的条款,反而需要加重处罚。

  去年10月,在韩国总理郑文灿主持的国务会议上,通过了法务部与行政安全部共同提出的《DNA身份确认信息及保护的相关法律》,该法律提出,被确定为重犯而被拘留的囚犯或嫌疑人,将被提取其基因样本,储存到数据库,作为侦查和破案用途。

  目前韩国社会各界对于儿童性暴力问题深恶痛绝,并要求政府和相关部门加大预防和惩处力度,坚决遏制这种违反人伦的反社会犯罪行为。

  性犯罪个人信息网上公开

  去年12月,在韩国总理郑云灿主持的国会会议上,审议通过了《有关特定犯罪人员佩戴电子脚镣的法律》修订案,修订案规定,对于性暴力罪犯等暴力犯罪人员佩戴电子脚镣的年限从目前的10年延长至30年,且最短佩戴时间为1年。对于对未满13岁儿童为对象进行的犯罪,佩戴时间下限延长至2倍。

  由于该案件性质恶劣,引发了韩国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各主要媒体纷纷发表评论或制作专题,谴责这一针对未成年人的犯罪行为。韩国总统李明博针对该案件发表谈话称:“负责全体国民生命安全的国家政府作为此次事件的最高责任人,我深感肩上责任巨大。”青瓦台发言人朴先圭称,李明博总统反复强调:“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彻底消灭这种令人发指的犯罪行为?政府最重要的职责就是能够让父母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养育自己的孩子。”据介绍,李明博是在主持首席秘书官会议时发表了上述谈话,并指示“动员一切力量尽快将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

看完片子后,跟多数豆友一样心塞的很,想查一下片中原形赵斗顺事件,和后续韩国法律的改进。
365滚球投注网站,可惜打不开维基。。。就转一篇,法制日报的2010的相关报道

  受侵害儿童可不出庭作证

bet36体育,bet3365官网手机版,  对儿童性犯罪可判30年徒刑

  此外,韩国警方还扩大了儿童性犯罪监管对象的数量。韩国大警察厅3月17日表示,警方管理的“对儿童、青少年实施性犯罪的前科者”数量将从现有的1340名增至五千多名。同时,如果因对青少年实施性犯罪而被判处了徒刑,哪怕只有一次,都将成为警方监管的对象。

  根据韩国大警察厅3月9日发表的统计数据,2009年韩国共发生了1017起针对12岁以下少年儿童的性侵犯案件,几乎达到每天发生3起的程度。这一数据与2007年(1081件)、2008年(1220件)相比稍微有减少,但减幅不大。特别是对7至12岁儿童的犯罪达到890多件,占未成年人性犯罪的大部分。根据警方的分析,去年发生安养小学生被杀案和赵斗顺事件后,韩国社会各界纷纷发起保护儿童的活动,并组建儿童安全保护协会等,预防儿童性犯罪的努力初显成效。

365bet体育平台,  3月10日,在韩国轰动一时的釜山13岁女学生被害案终于告破,犯罪嫌疑人金吉泰当日下午在釜山某汽车旅馆前被拘捕。警方认为,金吉泰涉嫌2月24日在釜山沙上区某住宅附近将被害女中学生李某(13岁)拉到距离50多米远的空房内,进行强奸后杀害,并将尸体隐藏在住宅房顶上的储水箱内,具有杀人、强奸、盗窃、监禁四项嫌疑。

365bet体育在线投注官网,  DNA数据库由检察机关和警察机关共同管理,信息共享。由生命科学、医学、伦理学等各界专家组成的国务总理下属管理委员会将对DNA数据库的使用和管理予以监督。法务部相关人士表示,实施该法律后,预计每年将有3万名左右的严重犯罪分子的DNA被储存。据了解,目前严重犯罪分子的DNA管理制度在美国、英国、德国等70多个国家施行。2005年,欧盟各成员国间也签订了共享DNA信息的条约。

  韩国女性部长官白喜英3月17日在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将积极考虑通过‘限制性适用溯及力’,在网上公布今年1月以前因性犯罪而被判处的犯人的个人资料。”现行的《儿童青少年性保护法》规定,仅允许对今年1月以后被判有罪的性罪犯,在网上公开其个人资料。白喜英还表示,将积极与法务部协商,废除针对未成年人的性罪犯的诉讼时效,并争取在国会通过相关法律修订案,以便将性犯罪者的脸部和个人信息以邮寄方式通报社区居民。

  是一种高科技信息技术的定位系统。该系统平时通过小学周边设置的监控录像和感应装置,实时传送儿童上学、放学以及是否回家和上补习班的信息。如果儿童脱离预定的移动路线,该系统会向父母等监护人发送文字信息,进行通知。儿童携带的具有定位功能的手机、项链型或手镯型电子设备,可向监护人定期传送儿童方位。首尔市政府计划在2013年,将该系统的适用范围扩展至全市的所有区域。

  3月9日,大国家党议员安商守在国会举行的会议上表示:“应及早召开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迅速处理有关儿童性暴力犯罪的惩罚法案。应当迅速解决电子脚镣法适用前科犯罪事件。”如果该法案得到通过,即使是初犯的性暴力犯罪分子,也将可能被强制要求戴上电子脚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