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外人小光芒

比起一集疲软过一集的“人鬼恋”,吸血鬼和狼人结成联盟对抗来自意大利的Volturi家族可能才是暮城之光终结篇最吸引我们的地方。

《偷影子的人》这本书,已经看完了,可是写不出东西来呀!

首先,我不是一个Twihard*,所以我不得不佩服自己能够有如此坚韧不拔的毅力看全五部Twilight系列电影,所以我怀疑是我血液中中华民族凡事“有始有终”的因子发挥了作用,所以我不得不对Twihards敬佩有加,因为他们真的是怀揣着一腔子沸腾的热血去电影院洒向他们钟爱的无体温吸血鬼们。首映那天,电影院门口站了一堆粉嫩水灵的Twihards,看片的时候,我前面几排满满登登坐的全是大冬天还穿着超短裙的可爱mm。我仔细数过了,
整个电影院里只坐了两位男性观众(跟他们女友来的),我猜,他们可能真的挺爱自己女友的。

本书内容大概讲的是,一个老是受班上同学欺负的瘦弱小男孩,因为拥有一种特殊能力而强大:他能“
偷别人的影子”
,因而能看见他人心事,听见人们心中不愿意说出口的秘密。他开始成为需要帮助者的心灵伙伴,为每个偷来的影子点亮生命的小小光芒。

投资拍电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类似于一种高风险博弈,Summit
Entertainment当初决定把宝押在Stephenie
Meyer的同名畅销小说上无疑是押准了,因为这世界上几乎再也找不到另一套能够像Twilight系列这样质量如何根本无关紧要的电影了。不管是不是Twihard,不管还记不记得Twilight:
Breaking Dawn Part 1 剧情,但凡看过它的人至少都会因为影片结尾处Bella
(Kristen Stewart) 那双美丽如血的眼睛跑进电影院看Part
2。其实故事情节如何已经不重要了,所有的东西早就被Stephenie
Meyer详尽地写在小说里了,但大家更关心的是导演怎么驱遣众多年轻貌美的偶像明星们将这个故事演绎在大银幕上,就如电影大师希区柯克说过的如何有效制造悬念:悬念就是在影片一开始就告诉观众有一个定时炸弹,观众就会用接下来的50分钟等着看这枚炸弹怎么炸。

为警卫伊凡找到了勇气,帮助好朋友吕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去行医。却忽略了,(青少年时期,我们总幻想着离开父母的一天哎,改天却换成父母离开我们了。于是我们就只能梦想着能否有一时片刻、重新变回寄居父母屋檐下的孩子,能抱抱他们,不害羞的告诉他们,我们爱他们,为了让自己安心而仅仅依偎在他们身边)自己的妈妈,越来越年老,已经等不起一次又一次他回去看望她的失信。

如何满足Twihards们?第一,Bella和Edward (Robert Pattinson)
一定要有梦幻般的亲热戏,但,这个场面不可以拍得太肉欲,要以若有似无的浪漫为主,而且一定要在片首就出现,不可以让年轻的观众们等得太心焦。第二,不管是否有必要,也不管在谁面前脱,阳光小伙Jacob
(Taylor Lautner)
至少要脱一次上衣清楚地露出他坚实的六块腹肌和C-cup胸大肌。第三,吸血鬼们的瞬移和大力一定要重点突出,因为这是他们不同于人类的重大区别。第四,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一波三折的变故,出现过什么七零八落的场面,最终还是要回归浪漫温馨的大主题,尤其重要的是,一定要有一个唯美的画面把Bella和Edward框在正中间,画面要完美到仿佛能立马打印成风景明信片盖个戳给寄出去。

成长中的子女出于一种近乎纯然的私心,对父母总是不太热络。我不也是常常这样么!

带着这个“Twihard观片指南”再去看这部Twilight大结局,你就会轻而易举地领悟影片中某些让人感到困惑不解的地方,明了它们的存在都是必需的,而且看到最后,也会认为,well
done,这部关于吸血鬼和人类(或吸血鬼和吸血鬼?)爱情故事的终结篇很尽职尽责地把全世界Twihards牙长四尺引颈期盼的所有重要元素都呈现在了银幕上。

至于任务如何完成的,切勿深究!不然你就会看到那些让Twihards疯狂也让Non-Twihards“疯狂”的东西,比如,Twilight终结篇延续了Twilight系列惯用的令人瞠目结舌的对白风格。时隔一年我还能清楚地记得Breaking
Dawn Part 1里Edward用类似星巴克盛Frappuccino
的杯子装上一杯人血,然后插了根吸管递给怀孕的Bella,Jacob问“你确定你要让她喝那个么?”,Edward
语重心长地回答道“这是验证这一理论最快的方法。来,这样喝起来容易些。”(?!)他以为他是在麦当劳?Part
2同样没让我失望,听到宝宝名字的时候,Bella神一样地来了一句“Nessie?你拿尼斯湖水怪
(Loch Ness Monster)
给我的宝宝起的名么?”好有霸气的母亲,就因为女儿的名字叫Renesmee她就敢口无遮拦地把宝宝跟尼斯湖水怪扯上关系,估计宝宝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是尼斯湖水怪,否则听到早“嗷”地一声哭起来了。当然,有必要说明的一点是,这些对话是原著里就有的,当时看着没觉得很麻人,但搬到了大银幕上从两位本色偶像演员嘴里溜出来,听上去就是另一番滋味了。

365bet在线手机版,影片前半段就是在这样“精心设计”的对白中慢慢吞吞磨蹭过去。直到后半段,随着来自意大利的Volturi家族在一块天造地设、完美无暇大雪地上的终极登场,观众的精神才又得到了振奋(不包括Twihards,相信他们的精神一直是振奋的,只要银幕上有Bella或Edward的脸),因为我们终于可以不用再盯着Edward如同打了肉毒素一样毫无表情的大白脸和Bella不管看谁都从下往上翻着看的双眼。

也许是前四集里Cullen一家出现的太多造成了视觉上的疲劳,Volturi家族的出现让人眼前一亮,感觉银幕瞬间鲜活了起来:有着瓷娃娃般外表的金发美女Jane
(Dakota Fanning) 把大眼睛随便眨几下就能杀人于无形;黑发帅哥Alec (Cameron
Bright)
双手可以收放自如地操控夺人感官的黑色烟雾。当然最出彩的还是Michael Sheen
扮演的大boss
Aro,他每次发挥“触觉心电感应”的时候总让人觉得他是吸血僵尸版的摸骨神算子,贼兮兮地摸完对方的手以后总会把眼睛睁得大到让人担心他红色的隐形眼镜会随时夺眶而出——这才是实力派的好演员,谁还能联想到他是在The
Queen里扮演首相布莱尔的那位仁兄呢?

影片结尾处使用了一种华丽的方式为Twilight谢幕:用油画般的完美特效将整套Twilight系列影片里出现过的人物一一呈现,这里自然也包括第一集里刚刚相遇的Bella和Edward。银幕上稚嫩的面容让人不禁回想起二人青涩的爱情。可叹人生若只如初见,不知怎么,随着Bella一集重过一集的眼影和Edward一集白过一集的皮肤,二人的爱情反倒越来越淡,淡到到了这最后一集我恍惚间会觉得Bella
和Edward是一对貌合神离、纯粹被二人共同的孩子维系着的夫妻。但转念一想,毕竟Stephenie
Meyer写的就是一个有关吸血鬼的“青少年之爱”,所以
Twilight系列本来就应该是以淋着鲜血般浓缩覆盆子果汁蛋筒冰淇淋那样的形式化丽丽地出场供它的广大受众们享用,望一眼心动不已,舔一下甜蜜爽滑,吃一口冻彻心扉,末了还发现原来那个球下面的一大截子蛋筒竟然是空的,脆彭彭的磨半天牙,可就是不管饱。

*Twihard=Twilight + Die-Hard,usually young females——引自Urban
Dictionary。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