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装旧酒,被玩腻的套路

靓汤的《新木乃伊》和黄磊的《深夜食堂》,几乎同时迎来的一边倒差评,看得人心惊胆战,以至于搞不清楚它们究竟是“墙倒众人推”,还是的确“糟烂到了家”。要知道,两部作品尽管槽点密集,但也不是毫无亮点。比如《新木乃伊》:脱靶的冒险、奇幻和动作元素,看似把恐怖的地方冲击得体无完肤,但却拼凑出诡异的喜剧感——这种来路不明的歪打正着,想必已经在大家怒打一星的愤怒里,变得可有可无了吧。

刚从B站看完,我是个对烂片很容忍的人,除了《小时代》和《一座城池》我基本上能把所有的电影熬完。一边看一边走神可能落了不少情节。我也不准备剧透,因为也没啥好透的,情节基本上都按你想的走。我看到一半才知道原来假脸女是女一,瞬间觉得电影主题就掉下来了,看到结尾果然。。。
本片由假脸姐妹团倾情加盟,这个假脸女寿命应该不长吧,脸已经僵硬的做不出生动的表情了,相比之下,熊乃瑾竟然也可爱了起来。
看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到最后想起来了,很多年前在学校影院一块钱看的香港片子《独家试爱》跟这个设定基本上是一样的,年代久远忘了很多,但里面有句话我搜出来了:现代人就是这样了,拍拖阿,生日阿,泡帅哥,泡妞,你甩我,我甩你,全都是卡拉ok里经常发生的,所以个个以为有首主题曲摆在这里,拍拖来唱,分手也来唱,复合再来唱,其实唱来唱去不就是那几首歌,所以你说在这儿工作久了,有什么想不开的。我不是说想开了唱k,是说想开了拍拖。
跟这个电影异曲同工,但是《前任攻略》还是弱了,既不想落俗,又不敢太出格。所以看完觉得索然无味。。。。。。。。
对于中国的爱情片有种深深的悲戚感。这都是什么玩意。。。。

评分:两星半

跨越千年的寻爱,却不抵15秒的快感

《新木乃伊》的文戏脱靶到什么程度?

在100分钟的叙事里,观众及感受不到汤姆·克鲁斯与女博士之间的火花,以及为何擦出火花,也琢磨不清安娜玛特公主穿越千年选中阿汤哥,却被享受15秒快感的金发女博士完爆的原因何在,更搞不懂化身博士劳心费力把大家凑在一起,非得逼阿汤哥以身献祭的动机是什么——你弄不明白导演究竟是文戏不自信,还是自诩为迈克尔·贝的信徒,视觉轰炸一场接一场:埃及风情、伊拉克巷战、飞机失事、古教堂混战、实验室暴乱、伦敦陷落、地下惊情……只要导演把文戏和场景调转,观众就能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以至于《新木乃伊》里“恐怖”的标签,变成了因“猜猜看”导致的“喜剧”效果。

这种整体效果下的文戏逃跑路线,在电影快节奏的剧情推进和视效轰炸里,观众可能都来不及回味。但人物角色的塑造和可信度,以及电影的故事余味,却实实在在可观可感。以汤姆·克鲁斯扮演的尼克和安娜贝拉·沃丽丝扮演的女博士的感情戏为例,这种失败就能看得更真切:安娜玛特公主为何选定尼克作为死神赛特的备选?难道仅仅是因为他傻不拉几地冲着古墓来了一发?他对女博士的意图分明就是骗炮后偷窃,怎么转身就成了“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真挚爱情?古埃及公主跨越千年来寻爱,最后又怎么被妮可和女博士不到15秒的高潮给击败了?

在不讲究叙事的观众那里,这些疑问可有可无。但在故事与人物原教旨主义这看来,这些就是不可饶恕的逻辑错误:解答不清楚这些问题,人物动机就是失效的,造成的结果也是灾难性的——所以《新木乃伊》无论北美还是大陆,口碑都差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文戏脱靶的直接结果,就是角色及其动机失范,继而使整个故事丧失根基。观众在电影里不能感角色之所感,也不能理解角色之所想,情绪无法投射,也就让电影失去了可信度。毕竟,单纯的视觉冲击,不可能给观众带去两个小时的快感,柔情蜜意的前戏和抚慰,才能让人静下心来投入与享受。

跑错片场的木乃伊

作为重启系列,环球似乎完全没搞清斯蒂芬·索莫斯1999年版《木乃伊》成功的关键:古埃及文明的异域风情、人物塑造和化学反应的设计、CG特效和配乐上的相辅相成,以及导演斯蒂芬·索莫斯本人关于木乃伊的幽默和奇思妙想,都是这部电影堪比《夺宝奇兵》的致胜原因——尤其是木乃伊的戏份重量。

但靓汤这部《新木乃伊》,非但丢失了古埃及文明的异域风情,文戏脱靶到寻不见人物塑造,最关键的CG和美工,以及最关键的木乃伊部分,环球这部重启之作,统统都不见了。尤其CG在后的美工部分,可谓糟烂至极:整部电影灰溜溜的色调,让电影在追求高清靓丽的视效当下,显得土里土气。问题在于,观众很难捉摸清楚导演是怎样取舍其中的,比如最容易调动观众口味的古埃及风情,在电影里却成了化身博士口述时轻描淡写的部分。

但对观众来说,最难接受的恐怕还是史上最弱鸡木乃伊吧?对他们来说,原本说好的木乃伊,怎么就成了满屏乱跳的丧尸?

关于木乃伊,观众的既有印象无非有二:其一、无处不在且莫名其妙又不可逃脱的诅咒,其二、古墓中玄妙诡谲的机关,以及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毒虫蛇蝎。遗憾的是,这两样东西,在《新木乃伊》里,都只是稍微出现就转瞬即逝了:首先,观众搞不清楚靓汤遭受的是诅咒还是幸运,毕竟他最后获得了绝对的永生和无边无际的法力;其次,木乃伊大墓的开启,跟观众对盗墓的幻想毫无关联,所谓的一步一凶险,在电影一颗炮弹就被解决了——末了好不容易有蜘蛛和乌鸦出现,却生生被浪费掉。这还不是更让人失望之处,而是好好的木乃伊,动作设计上统一化成了丧尸的格调:嘴里流着哈喇子,脸上道出都是腐烂的坑洞和血浆粘液,走路也是脚踝骨坏掉后的扭捏——木乃伊行走江湖时依凭的诅咒魔力,在这里成了跟丧尸一个品种的货色,导演是真的心大到跟太平洋一样,不怕被丧尸粉找上门。

黑暗宇宙开端就黑了

电影剧集化的关键是什么?

既不是把每部都拍成超长预告片,也不是在每部戏里生硬插入其它系列里的主角,而是要让每部电影里的每个角色都塑造出独特性,给观众切入其中的情感同时,让观众认同主角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也就是说,让每部独立的电影更独立,才是把电影概念宇宙化的正确出路。就目前来看,把这条路走得最顺最远的,也是它的始作俑者“迪斯尼-漫威”。

《新木乃伊》之于环球无异于一次豪赌:首周末全球不足4000万美金的票房收益,相比于1.25亿美金的制作成本,环球的黑暗宇宙开启得并不令人满意。它到底是败在靓汤从这部电影跑到另一部电影的跑步运动,还是要降罪于导演对“黑暗宇宙”内元素众多的权衡失调?

从目前呈现的效果来看,两者都有,比如电影里生硬插入的角色:罗素·克劳饰演的化身博士。电影中,罗素·克劳饰演的化身博士亨利·杰基尔是一个重要角色。他带领着一个神秘组织,试图对抗世界上可能会出现的怪兽们——对于整个暗黑宇宙而言,这个角色非常重要:化身博士是在串联整个黑暗宇宙,理应通过它,既看到《新木乃伊》与黑暗宇宙的关联,又能窥视到《新木乃伊》自身的独特性。但我们看到的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化身博士非但没能串联整个宇宙(如果非要强调博物馆展览镜头的话),反而把剧情变得拖沓冗长,以至于观众难免产生该角色始终游离于外,却捉摸不清他的身份、来历、立场、动机等问题。这些问题得不到解答,导致整部电影的叙事是拧巴的、混乱的。

这种拧巴和混乱,说白了就是《新木乃伊》与环球“黑暗宇宙”之间的冲突,甚至是好莱坞在大行其道的一种模式:在“迪斯尼-漫威宇宙”的冲击下,好莱坞制片厂跟风创作各种“宇宙概念”,甚至不惜把此前的经典电影系列拿出来炒冷饭,为了能跟上风,不惜牺牲电影剧情、人物角色以及演员表演。这种做法的结果不单单是亏欠这么简单,更是好莱坞观众在逐渐流失的恶果。但,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原文发于《大众电影》,有删节】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勰蓝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