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 ——正义

       由此看来,正义的来源并不是匹夫之勇,而是群体里的大部分人或者一群人对群体的未来有着光明的渴望和对自己有乐观的精神。就像海扁王,他并不是为了什么宏大的世界和平理想而成为了超级英雄,仅只是在一个看漫画的午后,他突然为了一句:(在看了这么多漫画书后),为什么没人想成为超级英雄呢?

那天下午,生意不怎么好,我忽然想起了几天没有回家看看已花甲的母亲,就把店子门一关,买了几斤母亲平时喜欢吃的水果,开着我那朋友们所说的“老爷车”回家了。
  母亲烧了几道我爱吃的菜,我打电话请了一个本村要好的朋友来家陪我喝酒。几杯小酒下肚,朋友跟我说起了一件事情,朋友说,村里正在搞新一届领导班子选举,新支书已经选举出来了。我问是谁,朋友告诉我是某某,预选的时候老支书票数最多,四十八个党员组长一起就有三十六票是填老支书的(村支书选举是由该村的党员和组长选举),可是到后来被新支书花钱把票给买过去了。
  听后我心开始疼痛,我坚持着听了朋友把所有的来龙去脉讲完,我能看出朋友对这件事也非常愤怒,也能看出他那无可奈何的表情。
  傍晚时分,我无精打采的开着车准备回店里去,刚才朋友的话在我脑子里徘徊,在快要出村口时,我的“老爷车”真的给我耍起老爷来,油门加不起来,没法只有打电话找修理工,修理工要我等等。
  刚才喝了白酒正好有点口干,我就去马路旁边一个乡亲家里喝水,窗口望去,他家还有另外几个人在议论什么,乡亲开门看到是我,就说:老三你回来的正好。我说有什么事吗?在这里,我又重复听完了刚才朋友所讲新支书的一切,之后几个乡亲用渴望的眼光看着我。
  此时我的心不再疼痛,疼痛已转化成正义感。我答应了他们要站出来维护乡亲们的合法权利。
  后来几天我到各个党员组长家里摸底,取证,事实证明新支书在选举期间,雇人以一千元到一千五百元不等,到党员组长家里买票事实。
  一个月后我们村里来了几辆小车,其中还有一辆警车把上任了一个多月的新支书带走了,彻底破灭了他“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梦想。
  没过几天,新一届选举又开始了。

       影片让我印象最深刻的镜头是海扁王第一次出手救一个被一群小混混追打的小混混,虽然他只是随意地舞着两根棍子,自己也挨了好几下,仍然救了那个小混混。只是,路人举着手机,却都不报警,只是用录像功能记下来发到视频网站上。于是,海扁王说了一句很发人深省的话:“你觉得是我有问题,还是那些人有问题?”这和鲁迅描写人血馒头里的场景有相似性。一个是围观别人被打,寻找爆点;另一个是围观别人被砍头,叫好,然后蜂拥而上用白面馒头去沾那热腾腾的人血。两个场景发生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代,但是,背后都是麻木。

       一年多前和老倪在课后讨论起一个群体如何纠正内部的不公平和不和谐现象。老倪略微沉默了一下,说,必须要有人肯吃亏。因为,一个老实人在一个疯狂的、不惜任何手段唯利是图的群体必然是吃亏的。这个老实人为了不吃亏,选择了融入群体,也成为一个不惜任何手段唯利是图的人,那么,这个群体不会有所改观。而如果这个人选择站出来,用另一种方式不吃亏,也就是主动吃亏,然后增加自己的同伴,减少占别人便宜的人的数量,那么这个群体会完全走向另一种状态。当然,讨论的结果是,对于人来说,如果出于本性,即趋利避害,那么一定会选择第一种,就是把自己弄脏融入一个肮脏的群体。但是,人的趋利避害性通常也是短视的,看似是一个对自己有利的选择,长远来看却是一个有害的选择。目前,很多人在讨论到中国社会问题或者群体中个体的选择问题,都要谈到人作为经济人的角色问题,但这些人都忘了亚当斯密的第一本书并不是《国富论》,而是《道德情操论》。更何况,在通读《国富论》之后,发现这本书并不是说国家的富强的,而是说民族的财富,并且这种财富并不靠为富不仁积累,而是道德和规则的运转。

       虽然看了这么多漫画改编电影,但是我始终没弄明白,这些人到底是出于什么动因从而成为超级英雄?当然,超人、蜘蛛侠、X战警、变形金刚、忍者神龟和守望者都不在这个问题的内涵之内,因为这些超人的确是超人,非正常人类,或者压根就不是人类,于是也就有了著名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剩下的都是借助着超高科技在城市夜空穿梭的飞来飞去者。还好,这部海扁王解答了我的部分疑惑。原来,正常人到超级英雄,就和写论文一样,是一个灵感乍现的过程。海扁王是因为自己受欺负时没人站出来主持正义,于是从一个看漫画的宅男变成了一个经常被扁但是不轻言放弃的海扁王。正如他自己说,他是乐观和单纯的完美结合体,因此,虽然他没有超能力,也成为了超级英雄。

       我相信,人的最初本性并不是麻木,否则,我们不会经常被感动中国。人的麻木是后面的选择性失去三观造成的。而为什么我们麻木的心会被感动?一方面是良知尚存,另一方面是因为这种事情出现得太少,所以我们才能被感动。如果,感动中国的事情和人物每时每刻都在出现,成为一种社会规范和行为常态,那么就不存在感动了,只有习以为常。茅于轼先生试图找到中国社会麻木的根源,他认为根源在于社会正义的缺失。他的观点我同意。这也是为什么海扁王能看到泪流满面的原因:一个普通人,没有超能力,仅凭一腔热血和正义感,成为了一个敢于和罪恶抗争的超级英雄。这不是经常能在生活里看到的事情。

       当前,社会正义的缺失,造成了很多不和谐的事情。富士康的员工好几连跳,看似是新一代农民工的迷失,但在读了《南方周末》的相关报道后,这个问题可以被解释为中国快速转型过程中,资方的社会正义缺失:什么是合理的工作强度?合理的晋升途径?合理的企业文化营造?宋山木事件也可以看作是社会正义的缺失,一个老板凭什么可以以职业前途为手段对自己的下属为所欲为?职员为什么想要获得升职加薪调职就必须爬上老板的床?当然,茅于轼先生的文章要讲得更深入,我只是在这里写一些读后的感想。

      漫画改编一直是90年代以来好莱坞电影的主要题材之一:超人、蝙蝠侠、蜘蛛侠、X战警、钢铁侠、变形金刚、忍者神龟、守望者、眼镜蛇部队林林总总。我期待着下一个被改编的是著名的Birdman,初中时候每天中午都要看着那个长翅膀的超级英雄Birdman大叫着:I’m
Birdman,然后绝尘而去。尤其当这些台词是用中文完成的时候,故事的可看性远不及期待这个超级英雄叫着他的名字而来的那一刻那么吸引人。

能成为超级英雄的人,并不是有超能力,而是有乐观的精神和单纯的梦想。
——题记

        漫画改编电影的故事情节要么是复仇,要么是战胜史上最坏大坏蛋,当然,通常这两个故事情节总是交织在一起的。从复仇上看,不是好人一边的人被杀了所以要复仇,就是坏人一边的人被杀了所以坏人重出江湖,引起新一轮血雨腥风;从战胜史上最坏大坏蛋上看,套用蔡公康永的一句话,这些大坏蛋不知道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毫无来由地就想主宰地球,并且这些大坏蛋都特有钱,随便就买得起或者造得起形态异常、功能异常牛X的武器。尽管如此,人们,至少还有我,很是迷恋漫画改编电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