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燥的小镇和警察

我是先看了《僵尸肖恩》,然后再看《热血警探》的。
至今仍对《僵尸肖恩》念念不忘。从没有想过一部恐怖片会让自己产生共鸣,或许这世界上还是普通人居多吧。29了还是小职员一个的肖恩,成天只知道玩游戏和吃零食的Edie,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太多的自己。于是很高兴的看着他们在僵尸的世界中横冲直撞,享受着片中不时出现的英式幽默,最后只在肖恩开枪打死已变成僵尸的母亲,和受伤的Edie独自留在地下室时难过了一下。电影最后,看到肖恩和变成僵尸的Edie一起打游戏,心里舒心了一下:“这样也不错,生活只要开心就好。”
看到《热血警探》公映的消息,心里着实开心了一下:“这次又会带来怎样的幽默与感动呢?”
对着电脑看了一个多小时,忽然觉得电影拍成这样也不错,看完后不会老惦记着剧中的人物。
过分优秀的警察受到排挤,下放到小地方和一个傻傻的小警察搭档,这样的故事应该是很讨巧的。于是肖恩,喔,是Angel便一脸严肃的周旋于周围的烦恼琐事中,只是身边的Edie换成了Danny。英式幽默仍然存在,例如英国版双枪老太婆;恐怖血腥依旧,例如小记者被教堂的尖顶砸穿了头。可是感动却不在了。
看着看着忽然觉得这真的好像一出戏,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就像angel那从来没有笑脸的严肃面孔。于是一切就在Danny的死而复生中结束了。
没有了看完《肖恩》后的惆怅,忽然觉得很轻松,不用在期待什么了,该上网就上网,该发呆还是发呆,只是会偶尔想一下:到哪个网站才能看到《Spaced》。

“卖报了——卖报了!蝶花镇的父老乡亲都来卖报了,俺镇水湾村的王宽之子阿言上报了,阿言出名了,成了俺镇的大英雄……”
  这是个阴沉的天,巧逢蝶花镇赶集日,原本行人的心都被这没有阳光的天气给闷坏了,忽听得有几个穿着破烂的小孩争先恐后喊着卖报,人们都不约而同的停伫了脚步,回头望望,三两个孩子睁大了眼睛,一看生意要来了,争着抢着向人群最集中的镇中心赶过去。
  “大爷大妈、叔叔阿姨,赶紧买份报吧,有好事,咱镇阿言出名了,成大英雄了!”
  “谁个?阿言?就水湾村村长王宽家那个傻子?!切!小屁孩闹什么玩笑,滚一边去!”一个大腹便便,梳着分头的人讽刺地笑了两声。
  “大叔,这可是真的,你识字的,你看看这头条:小山沟里的大英雄——王阿言,对不对?赶紧买一份吧,不贵就五毛钱!”
  卖报的都是穷人家的孩子,瞧着这些身着富贵的大人,孩子们总是渴望他们赶紧掏钱买报,就当是施舍,阿言意外地成了头条,这让蝶花镇所有人都大感意外。而事实的确如此,这可真是一件大事,稀罕之事,蝶花镇这么多年了,老辈能人多得是,却很少出什么大英雄,不曾想水湾村的一个傻子却破天荒地填补了这个镇子无英雄的空白!
  真是罕见啊!王宽家的祖坟真是冒青烟了!人们似信非信,但最终还是掏钱买了份报。与其说是看真相,不如说是等着看阿言的笑话罢了——他一个傻子,是怎样成就一个狗熊的!
  卖报的孩子们有点遗憾,早知道这样应该多拿些报,这才几分钟就卖完了!孩子们躲在墙角里,凑在一块数着自己的收获,不少!比平时要多出十倍!
  孩子们双手合十,跪在地上,朝着水湾村的方向磕了几个响头,他们是在感谢阿言,不在乎他到底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只是他的新闻给了他们一条发财路。
  的的确确,水湾村的村长王宽之子王阿言真的出名了,上了市里的报纸,而且被称为是英雄!事件是这样的:前日,阿言在蝶花镇逛街的时候,忽然听见一阵警报声响起,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个壮汉从他的眼前“嗖”地一下飞过,直冲一个小商店,不一会,只听得商店里有女人大声尖叫。
  阿言正发愣,这时,三辆警车陆续停在商店的门口,齐刷刷下来一群穿便衣的警察,手里居然拿着枪!
  阿言几乎叫出了声,天啊!这就是警察!伟大的警察!还有那枪,是真的吗?太新鲜了,这些场景都在电视里看过,没想到今天却碰到真的了!他心里一阵欢喜,看着那些威武的警察,阿言心生万分敬畏!
  阿言是水湾村人,打小都不曾度过一天书,因为天生是个半脑壳,水湾村的人都叫他傻子,只是怕他的拳头,没敢说出傻子二字而已。
  阿言打小喜欢玩木头枪,那是木匠父亲给他做的,后来,阿言自己也学会了做木枪的要领,整天没事干的时候,他就会找一些木棒,拿一条磨得锋利是刀,坐在门前的石阶上给自己做枪。后来,人们问阿言做那么多枪能干什么?阿言自豪地说,我要做警察!人们一听都笑了,说,阿言厉害!
  看着如此壮观的场面,阿言想的入了神。就在这时,商店的门“砰”地一声踢开了,只见一个秃头大汉手里拿着一把剪刀,架在一个女孩的脖子上,他冲着警察大声叫嚣:都退后,谁要是敢乱动,我就杀死她!知道她是谁吗?这是蝶花镇镇长的女儿!
  知道这是镇长的女儿,歹徒明白谁都不会轻举妄动,这个筹码算是找对了,他心里暗自窃喜。
  果然,在这关键时候,警察都很被动,任听这个光头的摆布,谁都拿他没辙,只好见机行事。
  阿言是个傻子没错,但他并不是无可救药的傻子,看得出,镇长的女儿很漂亮,和自己的年纪小不了多少,长长的辫子,大大的眼睛,穿着一件粉红色的上衣,高挑的身材越显得她美丽动人。他在想,这个光头也太可恶了,把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都敢伤害?真是疯了,光头一定是个傻子!
  “我一定要阻止他!”阿言心里在想。
  摸摸腰间,他的黑色的木头枪还在,他心里一喜。这时候,人很多,围得水泄不通,阿言挤出人群,在附近的一个垃圾箱里找了一袋别人吃剩的饭菜,他一看就想呕吐,可他心里明白,为了一个善良而美丽的女子,他必须要这么做。
  再次挤进人群,望着光头阿言哈哈大笑起来,他提着塑料袋里的剩饭,远远地问他吃饭不?光头警觉起来,他在想这绝对是一个圈套,于是他大吼起来:后退!小心剪刀不长眼!
  “哈哈哈,呵呵呵,哈哈……不吃算了,我吃!”说着阿言当着众人的面用手抓着吃起来,还不时地笑着说好吃。
  人群里有人认出了阿言,有人喊:傻子,你赶紧出来,你找死啊!
  阿言回回头骂道:你娘才是傻子呢!你们全家都是!
  阿言不顾别人劝说,警察也在喊着别去靠近光头,可阿言当做什么都没听见,边吃边往前走。
  光头听到人们的议论了:原来是个傻子!他猛地放松了许多。
  光头笑了:你不是傻子吧!我相信你不是,来!过来,这商店有好多好吃的!
  光头原想把这个傻子引过来,和着女的一起做人质,到那时,两条人命在手,不论他提什么条件,警察都会答应的,到时候他就可以轻松远走高飞……
  别去!几乎人们都同时大喊。可阿言转过身朝着人们使劲啐了一口唾沫:你们这些狗东西,坏人,人家好心叫我吃好东西,你们就是不让!我讨厌你们!
  靠近阿言的一个警察刚要准备上前去拉住他,这是光头大喊一声:别动!叫他过来!
  警察只好退后了,阿言赶紧向前跑了几步,他回过头朝着那个警察撅着嘴骂道:你们警察都是坏蛋!
  阿言接近了光头,光头知道他是个傻子,也就没放在心上,他掏出身上是五元钱递给了阿言,说,给你的!咱俩合作,我们都进商店吃好吃的怎么样?阿言接过钱笑着说,你才是好人!好,我们走。
  说着光头逼着镇长的女儿刚转身走进商店,这时,跟在身后的阿言突然从腰间掏出他的黑木枪,大喊一声别动!光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吓得扔下了剪刀,举起手转过身一看,天啊!这哪是一个傻子,明明是个警察啊!还有枪!
  光头气得吹胡子瞪眼,可望着阿言手里的那把逼真的木枪,他只好认了!
  而这一幕,所有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人们都愣住了,连警察也傻了眼!
  “快!愣着干什么!”队长一声令下,所有警察箭一般冲上前控制住了光头。就在这时,阿言“哇”的一声吐了,那作呕的饭菜,他还是头一回吃过,都馊成什么样了!
  光头被抓了,阿言朝着他笑了大半天:哈哈,我的木头枪,我跟你闹着玩呢!
  光头一听,气得差点晕倒。
  带走光头的同时,队长也带走了阿言,他只想好好的了解一下这个所谓是傻子,如何在一时间竟然成了一个大英雄!
  人们在惊讶中不禁啧啧感叹,王阿言到底是不是个傻子?!这招高啊!我们才是傻子吧!
  队长跟王阿言紧紧地握了手,他表示对阿言的钦佩和感谢。
  方才的惊心动魄竟如此简单地化为平静,在人们看来,这真是一个喜剧。
  当天傍晚,队长亲自把阿言用车送回了家。起初,把王宽一家都吓得不轻,原以为这个傻子在外面是不是闯了大祸,后来听完王队长的一番解释之后,王宽的女人一下子哭了,虽说是个傻子,但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那样多危险啊!万一明晃晃的刀子扎在孩子的身上,那咋办?
  临走前,王队长把一包龙井放到了王宽家的桌子上,王宽说什么都不接受,王队长说这是必须的,我应该感谢你的孩子,是他帮了我大忙,我们那么多人竟然像傻子一样没一个出主意的,关键时刻是这孩子用了一计,使得案子轻而易举就破了。
  说不过,王宽只好接受了,这是多少年来,阿言这个傻儿子第一次给他争回来的礼品,而且是镇里的王队长亲自送过来了,分量的确不轻!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儿子一下子变得出息了,原先,一直拿他没当个正常人,没想到却被镇里的队长如此夸赞一番,实属我王家的荣幸啊!
  警局的王队长给王宽送茶叶的事情一下子传开了整个水湾村,人们简直不敢相信阿言这个傻子竟能做出这么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祖坟可是冒青烟了!
  就在这个赶集日,阿言的事迹就上报了,是市里的报纸。大多数人还不知道竟有这回事,有些知道的人还是赞不绝口:那不是个傻娃!
  傍晚,镇长亲自来了,事发当天他不在家里,在外地出差,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那天竟然被歹徒劫持了!回家一听有这等事,吓得他直冒一身冷汗!我的个娘啊!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赶不上一个傻子的智商?老镇长心里一直嘀咕着。
  镇长决定亲自去一趟水湾村,要好好感谢一番救了女儿的大恩人,女儿也跟着去了。
  后来,人们才知道,镇长因为此事给王宽家里给了五千块钱,如此多钱,当时吓得王宽两口子魂不守舍,天啊!活老了哪里见过这么多钱!
  一个月后,王宽家盖了一座客厅,不算很“豪华”,但在水湾村算得上是老二的。这个家一直穷,家里就三座老房子,年年下雨都漏水,这下,有了这座房子,一家人有的高兴好几个年头了!
  王宽觉得儿子出息了,慢慢地不再觉得自卑了,以前因为人们都唤他的阿言是傻子,这叫他一直抬不起头来。这下好了,孩子终于有盼头了,盖了一座新房,还存了些票子,王宽想想半夜都偷偷发笑。
  那一阵子,镇里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学习阿言大无畏精神的活动,阿言从之前一个十足的傻子一下子变成了香饽饽,在水湾村成了名人,在蝶花镇成了英雄,城里人都知道了这件事,能不自豪吗?
  时光匆匆,岁月流逝,一转眼三年过去了。这个年里,阿言的父亲突然得了一场大病,因为没钱不敢去医院检查,只好忍着。后来蝶花镇的镇长知道这件事后,说什么都要带他去医院检查检查,可一检查才知道是胃癌晚期,也就是说,死神已经给王宽宣判了死刑!
  得知这个噩耗,王宽一家痛不欲生,可现实摆在那里,已经是胃癌晚期了。就算镇长倡议大家捐钱,可一切都将无济于事,晚期!是晚期!
  病痛折磨了王宽不到半年,吃不进喝不下,整个人都瘦骨如柴,最终撒手人寰,留下阿言和母亲俩人相依为命。
  女人的腿有些问题,男人一走,田基本上不能耕种了,阿言虽然是个成人了,可对田里的杂活一概不懂,只会卖点气力,仅此而已。
  后来,镇长为王宽家申请了五保户,这样一来,母子二人的生活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
  每当镇长蹲在家里无聊的时候,就会想起阿言一家,他有时候在苦思冥想,阿言那么大人了,该为家里做点事了,成天吃了玩玩了睡都成什么样了。可他又不知道这个半脑壳究竟会做些什么,哪怕仅仅是一点活而已,也好减轻他母亲的负担啊!
  后来,镇长托人问了问阿言,说他想干什么?阿言脱口而出:当警察!警察?你做梦呢吧!阿言就不高兴了,你们不是先问我的嘛,我做警察有错吗?
  有人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镇长,镇长听罢觉得是个笑话,当时没有理睬。
  就在有一天晚上,镇长睡觉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件事,他思前想后这可行吗?叫一个傻子当警察岂不滑天下之大稽?!
  想了一夜又一夜,最后他终于决定满足阿言这个愿望。次日,他联系了派出所王队长,把他的想法告诉了老王。老王一听差点笑岔了气,怎么可能啊!你不会凭着以前他救了你的女儿而异想天开吧!你要知道那天也算是个巧合吧!就算他有那个智慧,可终究他是个傻子啊!
  两个人聊了几次,最终才达成一致,就让阿言当一回警察吧!
  一个晚上,镇长和王队长去看望了王宽家,期间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阿言,他一听高兴得合不拢嘴!天啊!这是真的吗?!我阿言要当警察了!我阿言要当警察了!抑制不住心里的高兴,阿言在夜色中吼开了:我要当警察了!惊醒了熟睡的人们:阿言这个神经病,又发什么疯了!
  第二天,阿言就上岗了。派出所给他发了一套旧便衣,给他头上戴了一顶大檐帽,好不阔气!阿言照照镜子,他突然哭了,问为什么?他说爸爸死了,他没有见到儿子真正出息了。
  阿言就这样当上了蝶花镇的警察,说是警察,只不过是给他一点活干,再者镇长念旧情,当初要不是这个傻子救了自己的女儿,谁会知道女儿能有今天?从此蝶花镇上,又多了一个巡逻是背影。
  阿言很爱当警察,所以他很听话,生怕丢了这份难得的工作,他对王队长百依百顺,说什么做什么,从不偷懒。一个月后,他那到了自己的第一份工资三百元,他高兴地全部给了母亲。他觉得他出息了,能挣钱了,连水湾村的年轻人更是刮目相看了。
  其实,阿言当警察,在蝶花镇人眼里,只不过是一个多余的摆设,但人们出于一片好心,都默默支持他。蝶花镇,从早到晚,都会看到阿言的身影,遇到小孩偷东西,他就会指责他们;看到谁乱扔垃圾,阿言就会上千去阻止;看到谁家吵架,阿言就去劝架……
  就这样,阿言在蝶花镇一干就是三年,这期间闹过不少笑话,但他从未犯过大错,毕竟他很爱警察这个职业,他向来都是很谨慎的,这是王队长告诉他的,说要是不听指挥,就立马开除他,叫你一辈子都不会再当警察!阿言信了,三年来,他一直都是一个听话的兵。
  就在这个年的三月份,蝶花镇接连发生了几起自行车盗窃案。据王队长分析,这是一个犯罪团伙,他们行踪诡秘,很难抓到尾巴,一连蹲守了好几个小区,可什么都没有抓到。
  两个月后,案子才有了眉目,在警局部署收网的那个晚上,阿言为了抓一个逃犯,被歹徒一刀刺进了心脏,当场死亡……
  阿言死了,次日,蝶花镇的人们都知道了这件事,人们不禁为这个傻子感到惋惜,三年来,虽然他没有做过一件大事,可生活里的芝麻小事解决了不少。阿言就这样走了,蝶花镇的街道上突然少了一个巡逻的警察,人们有些不习惯了。
  阿言死后,警局决定给他一个正式的身份:蝶花镇派出所民警。蝶花镇的人们都叫他烈士,阿言的家门口多了一块牌子:光荣家属。
  每年的这个时候,蝶花镇的队员都会阿言他去扫墓,给他的坟头鲜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