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古希臘男男戀的現代改編

文/陳穎

    片頭很精緻,動漫,一人變裝跑,一人追。
    Tom被抓到,Carl到巴黎監獄看他,他病得不輕,仍想逃走,失敗,被押送回美國。
    倒敘。
    爸爸的演講,兩隻老鼠掉在奶油里,第一隻淹死,第二隻攪成黃油爬出來。Tom很激動。
    聖誕夜,漂亮房子,爸爸媽媽跳舞。說起當年的相遇相愛。
    Tom還沒睡醒,被爸爸拉起來說去開會。租西裝,用項鏈那招,Tom驚奇。Tom給老爸當司機。
    老爸貸款被拒。
    搬家。
    Tom十五歲生日,爸爸送25美元和支票,在銀行給他開了賬戶。
    Tom發現媽媽出軌。
    爸爸媽媽離婚,Tom離家出走。
    Tom開始使用支票。
    Tom看到飛行員帶著空姐進出酒店,受到非常禮遇,並且可以簽署大金額支票。
    Tom打公用電話說自己丟失制服,從制服處又得知更多簽署支票的信息。Tom開始冒充飛行員前支票,并知道可以免費乘坐飛機,開始空中之旅。
    Tom和爸爸見面,要送爸爸一輛卡迪拉克,被爸爸拒絕,因為會被稅務系統查。
    Tom開始通過自己的飛行員身份泡妞。
    Tom通過泡銀行的女孩掌握製作假支票的方法。
    Carl追到酒店,只看到一堆造假工具,Tom淡定假裝自己也是警察逃脫。
    Tom和Carl建立聯繫。
    Tom開party,有朋友鬧到進了醫院,Tom去醫院,看到小護士很可愛。Tom問醫院是否招聘。
    Tom做假證明,應聘到醫院,泡小護士,因為受不了手術決定再改行。
    Tom向小護士求婚,兩人回到老家,小護士的父親是律師,Tom決定也去做律師。
    兩人訂婚宴,Carl趕到,Tom逃走,請小護士兩天後找自己。
    兩天後,Tom發現小護士成為誘捕自己的餌,傷心離開。
    中間穿插現在時的Carl追問Tom怎樣通過律師考試,Tom諱莫如深。
    回憶,Tom想停下來,打電話給Carl,但Carl不肯放棄追捕,Tom故技重施,做飛行員,到學校招聘空姐,混過機場追捕,到法國父親母親相遇的城市。
    聖誕節,Carl抓到Tom。
    現在時,Tom知道父親去世,傷心欲絕,從飛機廁所逃走。
    Tom去看母親,母親已經為新丈夫生下小女兒。Tom被Carl捉走。
    Carl會去牢房看望Tom,機緣巧合,Tom幫助Carl破獲商業詐騙案。Carl向上級推薦讓Tom為警方工作。
    Tom工作出色。
    Tom又假裝飛行員離開,Carl追到機場,但沒有抓他,只告訴他希望他回來。Tom週末后真的回來,Carl很欣慰。
    字幕。
    

這篇文章寫得有點晚。我第一次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是在去年十一月的金馬影展上,如今該片雖然仍在上映,但檔期也近尾聲。不過,也許等到第九十屆奧斯卡金像獎的賽果塵埃落定後再寫,也是好的。因為,在四項提名中,[1]《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所得的是最佳改編劇本獎,而這篇文章,我想從該獎項的得主──詹姆士.艾佛利(James
Ivory)──談起。

艾佛利在《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一片中的角色是編劇,但他也是一位知名導演;而儘管艾佛利所執導過的電影無數,卻只有1987年的《墨利斯的情人》(Maurice)是同志電影。《墨利斯的情人》的原著為英國作家E.M.福斯特(E.
M. Forster)的小說《墨利斯》(英文書名與片名同為Maurice),艾佛利身兼導演及編劇,另一位編劇則是基特.赫斯凱斯.哈維(Kit
Hesketh-Harvey)。在《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被拍出來以前,今年將滿九十歲的艾佛利只編寫過《墨利斯的情人》一部同志電影。為甚麼要強調同志?因為艾佛利本人就是同志。他在領完最佳改編劇本獎後所發表的得獎感言中,感謝了於2005年離世的「終身伴侶」──伊斯曼.墨詮(Ismail
Merchant)。當然,同志不一定只能寫或拍同志電影,反過來說,同志電影也不一定只有同志能寫、能拍(最成功的例子莫過於李安)。不過,強調艾佛利的同志身分及這兩部他有份參與的同志電影之間的關連,有助於把早已享譽國際,[2]如今又因奧斯卡而更趨「普世」的《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拉回到同志電影的脈絡。畢竟,愛情也許是普世經驗,同性戀卻不是。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是男同志電影,《墨利斯的情人》也是男同志電影,但男同志電影那麼多,若不是因為艾佛利,我們未必會將兩片聯想在一起。若簡單比較,兩片雖然同樣改編自小說,但《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原著小說由生於埃及的美籍塞法迪猶太裔(Sephardi
Jewish)作家安德列.艾席蒙(André
Aciman)所著,而如前述,《墨利斯》則來自英國。儘管艾席蒙所寫與埃及無關,也與美籍和塞法迪猶太裔無關──不完全無關,因為主角艾里歐是義大利裔美國人,其戀人奧利佛則是美國人,而兩人皆擁有猶太血統,艾里歐更視這點為與奧利佛的連繫,但國籍和種族都算不上是《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關注──但也不至於與英國有關。艾里歐和奧利佛的故事不發生在英國,而發生在1987年(電影改為1983年)的北義大利鄉間,無論如何都跟英國扯不上邊際。除了地點的差異,時間也相距頗遠。《墨利斯》於1971年初版,但其實早於1914年完稿[3]。完稿後,雖然福斯特於1932年及1959年至1960年間,先後兩次對稿件進行修改,但故事的時間設定仍維持在撰寫第一稿時的二十世紀初。《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與《墨利斯》在時間設定上,至少存在著七十年左右的差距。倘若拿《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原著小說出版的2007年與1914年比較,則時差更大,而兩電影版的首映日也差了個三十年。然而,當我們因著艾佛利的緣故,而把兩片並置作比較,就會發現,兩片及其原著小說中尚有另一個地點與時間上的共通點,而這個地點與時間更與男同性戀息息相關,甚至可以視之為西方男同性戀的根源,或《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和《墨利斯的情人》之所以為男同志電影的根源──那就是,古希臘。[繼續閱讀…]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映畫手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