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育学提起【365bet在线手机版】

等进度条无路可走后,我问同伴:“好看吗?”

01批判与转变

“好看。”

批判的意识实际上也是德国哲学的一种传统。德国的政治经济学,从马克思青年时候起,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当然阐述者是马克思,但是恩格斯率先对古典政治经济学做出了批判。

“哪里好看?”

早在之前,黑格尔的《法哲学批判导言》和《论犹太人问题》,以及恩格斯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著作和文献,已经深深的影响了马克思。

“呃,就是……”

我们可以观察,通过《德法年鉴》时期的马克思的哲学思想,完成了两个转变。

“是氛围营造得好吗?”

一个是从唯心主义转变到唯物主义;另一个是,从革命民主主义,转变到共产主义。

“是啊!”

从哲学上来讲,马克思、恩格斯的立场,主要是站在费尔巴哈哲学的立场上,完成了一个哲学上的改弦易帜,也就是说,从黑格尔主义变成了费尔巴哈主义。

我欲哭无泪。人人交口称赞的沉溺其中无法自拔之感,我竟没有享受到。究其原因,除了全程若即若离的情感体验外,片尾Elio对着壁炉泣不成声时,我更是令人发指地走神了。也难怪,没有within,全然without。

马克思在这个阶段当中属于解释与理解费尔巴哈哲学的阶段。

好在,这电影很哲学——意味深长的意象接二连三地往外蹦,而不敬业的观众如我也只能从哲学谈起。

02《德法年鉴》

永恒的背包

影片提及的哲学内容中最为人熟知的就是人生不能两次踏入的那条河流。两孩子常谈论哲学。有一回,Oliver读着赫拉克利特《宇宙的碎片》,突然冒出句:“河水的流逝不意味着万物变化无穷而难以重现,而是说有些事物因变化而永恒。”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萨宾娜的祖父留下一顶黑色男士礼帽,它本是权威的象征,后来却成为萨宾娜与托马斯间极富情趣的物件。这顶礼帽就是赫拉克利特的河流的一种表现形式。

在Elio目送火车远去时,镜头没有剧烈地移动,而是Elio往前走了几步,把那个背包放入了取景框。那个黄色有些辣眼睛。因为跳跃的画面好不容易安分下来,心平气和地拍摄那段在雕像前诉衷肠的长镜头时,Elio也是这样背对着镜头,也是这样一个黄背包。这个包是不是要永恒了呢?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此包曾不能以六周。

《德法年鉴》,只出版了大概是一年时间,很快就解体了。甚至是只出了一期,第二期都没有来得及印出来。

海上孤舟

看片前做了错误的预习:逐首听了一遍OST。听到其中一段流畅翻腾、颇不平静的旋律,一阵颤栗,险些脱手把手机飞出去。看了眼歌名,好长一串:Une
barque sur l’océan from Miroirs
。一头雾水,勉强猜出里面带个“海”字。遂动手百度,原来是海上孤舟之意。这首曲子在影片中出现了不止一次,具体什么场景我记不清了【注1】,但我记得它每一出场就在我心中掀起澎湃心潮。

似乎只有字面上的联系——我回家翻了翻上学期胡乱看的《悲剧的诞生》,找到这段话:叔本华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一卷里借用一个被马雅人抓去的人的口说道:“喧腾的大海横无际涯,翻卷着咆哮的巨浪,我坐在船上委身于一叶扁舟;同样地,孤独的人,信赖个体化原理(principium
individuationis)平静地置身于苦难世界之中。”【注2】类似地,孤独的Elio,恃靠什么才渡过情海呢?还是说,他对于波涛并无平息之意;他选择在随波逐流中,享受这份快感呢?他是否在未听爸爸一席话之前早已得出那些结论了呢?

我对个体化原理一无所知,我对这电影一知半解。这堆问题怕是要二刷后解决了。

这里面的原因有点复杂,当时恩格斯、马克思两个合伙人之间闹了很大的矛盾,主要不是思想方针路线的争论。当时他们都还年轻,据说主要是财务问题,恩格斯非常有钱,马克思没钱,而且马克思每次花钱很利害,这搞得恩格斯有点吃不消了。经济问题才是最重要的原因,所以,他们就分道扬镳,各行其道了。

关于自我

这其实是早在观影前就被我琢磨烂的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用你的名字呼唤我?又或者说,出于什么心理,我会甘愿用自己的名字称呼另一个人?

我与同伴尝试着互相呼唤了一下。气氛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滑稽的尴尬中。我想,我们对于自己,对于自己的名字所具有的内涵,有着不外乎两种情感。我的名字是花了心思取的,从小到大唤到大的,怎么能拱手让人?这是一种。我的为人其实并不光明磊落,我道貌岸然、衣冠禽兽,我怕我的名字要玷污了你的清白。这是第二种。前者有点自恋,后者有点自厌。

当我用我的名字呼唤你时,甭管是喜欢还是厌恶,我已经认可你在我心中的一席之地,我已经甘愿把我的全部内涵赋予你。那是全身心的投入,各种情绪自然也被包含在其中。哪还用计较喜恶究竟如何呢?我爱你,我认可你,这才是至关紧要的。而当你也用你的名字呼唤我时,肉体的屏障便消弭了。我即是你,你便是我。

这有关灵魂,有关自我,有关爱情的东西,让人自然而然地想到另一个故事。那是The
Origin of
Love里唱的,有关人是如何被一分为二,再通过爱情合二为一的神话。很久很久以前,在论爱情的《会饮篇》里就有【注3】。可以看出爱情就是在寻找另一个自我,用自己的名字呼唤对方是在认可自我。

至此,不难看出,Elio与Oliver两位小朋友达成一场高水准的恋爱:时会过,境会迁,物会变,人会非;纵使一切变化如流水,彼时彼地的情感却可以刻骨铭心,历久弥新,而对自我的认可也许会渐渐动摇,可在自我遭受质疑时又总能想起,曾经有这么一个人爱你,爱你的全部,所以你凭什么否定自己。这或许是这部非典型同志片收获空前好评的原因之一吧。当外界环境不再是障碍时,内心情感就成了重头戏。八十年代的环境仍是艰难坎坷的,但导演避轻就重地呈现微妙的情感,人性不言而喻。

看片没进入氛围的确扫兴,但写到这里竟然福至心灵,颇有些“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爽朗感。可还是想去影院二刷啊,才能有更大的几率被引入胜(只是做个梦罢了)。毕竟我都想不起来上次看到这么美丽且深刻的爱情片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注1.2.3看的片,到2.7,脑海里只剩一片“印象·小曲”。2.13快进找了找:在表白后回家路上,这段旋律一再出现。

注2.P5悲剧的诞生/(德)尼采著;熊希伟译.—北京:华龄出版社,1996.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吃到生煎包了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个年鉴的标题是为了响应费尔巴哈的“高卢—日耳曼”

理性的恩格斯和感性的马克思当时之所采用这个名称,那是响应费尔巴哈,而且他们也邀请费尔巴哈为德法年鉴写作。但是,费尔巴哈很温和的拒绝了。按照恩格斯后来的说法,费尔巴哈从此进入了一个暗淡的时期,因为他已经医院里,不久也就去世了。这是德法年鉴主要的时期是在1843年到1844年。

03马克思思想的起源问题

马克思思想的秘密就诞生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是他写的手稿。

手稿也叫巴黎手稿。因为马克思当时是在巴黎进行这部手稿写作的,其实,这部手稿的发表是很晚的事,同年发表的还有《德意志意识形态》。

但是,《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和《德意志意识形态》有点区别,因为马克思一直很在意这本书,想把它早点发表,而且一直放在手边,但是关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只有很少有人知道。就是专门研究马克思的人都不太清楚马克思在1844年8月到11月,究竟在干什么。

直到过了近百年,1932年,这本书才有苏联专家翻译出版,这引起了当时的思想界和学术界非常大的轰动。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近百年后,才知道马克思在1844年,在这个时期酝酿一部重新试图对马克思的哲学思想进行解释的哲学方案

另一个方面,我们也知道在20世纪初这段时间,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整个西方世界正在经历着非常重要且剧烈的变化,马克思1844年手稿的发表,被称为是马克思的又一次重新降临

马克思在哲学上的那样一些阐述,以往的人们都不太熟悉,只是,恩格斯在晚年写作《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中时查找自己的笔记时,发现了马克思的笔记本,重新发现了关于费尔巴哈的十一条,并且把它作为《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这个标题发表出来。

发表出来以后呢,大家根据这个提纲来理解马克思的哲学。而且这个十一条刚发表的时候,还是恩格斯根据当时的情况,内容做了若干修改。在整个这样的十一条当中马克思的哲学思想,或者其他的比如说社会主义,或者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源头,大家都不太知道,《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发表,会在这个时候弥补了马克思想发展史当中的一个空缺。而且是一个极其关键的空缺

在这个手稿发表以后,对马克思思想的重新理解与解释,就变成了非常大的且紧迫的运动。事实上,西方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哲学思想的重新阐释,在很大程度上,是从这部手稿的发表开始的。

根据在当时的文献,和思维惯性,马克思思想,给人的印象,大家认为他主要是一个政治和宗教的批判,这我们从前面的字面上可以得到理解也可以看出来,比如《莱茵报》时期马克思写的那些评论以及评普鲁士的书报,比如关于“林木盗窃法”的辩论,这类文章。

根据马克思《德法年鉴》时期的作品,很显然当时,马克思认为它完成了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总的批判。

对黑格尔法哲学,他并没有进行过很多深入的研究和批判,但是马克思哲学包括政治经济学,难道他是故意遗漏了这些重要的内容了吗?他从什么地方开始起源,或者说他的思想来源的动力是什么?

也就是马克思思想的起源问题,这一点人们一直不太了解。

当然了,当时虽然有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这也只可以算做是马克思思想的演变和酝酿的过程环节,他的思想来源问题,人们一直是不得而知的,于是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发表以前,这个源点问题一直是埋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这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学术问题,尤其是对研究马克思思想史的人来说,好像是缺少了一个证明论证的开端。

04关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在1932年发表,同时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德文版,一个是俄文版。

比照之下,德文版写得反是一塌糊涂,而俄文版是非常优秀的,这个就让人反思而不得其解了,明明马克思写的是德文,为什么反而德文版却很不通顺呢?

其实,不但不一样甚至差异很大,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因为俄文版是前苏联所翻译的,他们做了大量这个面的工作,当时的翻译领导人主要是艾利达尔·亚历山德罗维奇·梁赞诺夫(梁赞诺夫),他是马克思思想史的很重要的一个研究者,一个权威。

这两个本本,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差别,我想主要是和研究者的工作态度有关,前苏联投入了很大的人力物力,而且在这方面的研究都是有非常扎实的基础。那么最重要的是,当时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研究院,有两位马克思专家。

因为马克思的手稿是写得很乱的德文,手稿是没有人能够辨识的。只有恩格斯几乎就是他一个人才能辨认,恩格斯本人自己也写作,他时间也很紧,他自己本来也有很大的打算,比如他一直在写《自然辩证法》之类的著作,马克思手稿的辨识工作没人能做。

因此,恩格斯不得不一次次放下了自己的工作,把《资本论》的第二卷资本论的剩余价值学说史等等通通自己来,他认为只有他最理解马克思的思想,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关注所有问题,比如关于马克思的遗稿问题。

另外加上马克思的笔记是非常难以辨别,“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研究院“当时有两位马克思笔记的鉴别专家鉴。其中一位是卢卡奇,卢卡奇很重要,没有卢卡奇就没有《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因为要整理的话,如果要找一位专家的话,全世界就是他最没有疑问,为什么?

第一,他是黑格尔哲学专家,在当时进行黑格尔哲学研究。《1844年经济学手稿》,牵涉到黑格尔,特别是黑格尔的青年时期的作品,如卢卡奇写过《青年黑格尔》,这部非常重要的思想史著作。

第二,卢卡奇对马克思早期思想有非常深入的研究。1927,他出版的《历史与阶级意识》,这本书被称为20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圣经,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奠基之作。

那么,它在当时研究马克思的整个思想过程当中,他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他认为在马克思早年思想的形成过程当中有一个空缺,而丢掉了一部分东西,这部分东西在当时是没有任何文献的。但这部分内容一定对马克思思想的形成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并且包含在马克思的整个思想过程。

05 物化与异化理论的发现与证明

他认为这个阶段叫做物化理论的阶段。他认为在马克思思想的发展过程,马克思思想当中有一个物化的阶段。也就是说,马克思思想当中有一个概念叫做“物化”。

卢卡奇从什么地方得出这样的一个观点?

主要是从资本,《资本论》中的商品拜物教这个说法而来。所以他认为马克思的思想发展过程当中有一个叫作物化。但是这个阶段,这个概念的产生是如何而来的,当时被历史淹没掉了。

当他提出这个理论的时候,很多人对他持批评态度,说是他的个人臆想,直到有研究者把《1844年手稿》的影印本给卢卡奇看的时候,卢卡欣喜若狂。因为,1844年手稿,辉煌的证实,马克思这个思想发展过程当中有一个叫物化理论的阶段。也可以说是使卢卡奇再次体现出他作为马克思研究者的权威性。

当然了,这里面还一个叫异化理论的阶段。卢卡奇当时境遇很糟糕,因为匈牙利事件,他研究马克思的思想,受到了别人的质疑,他当时就只能待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研究院,做些研究工作。

那么当时这个1844年手稿的出现,我们可以想象这对他来说可以说是极度兴奋,兴趣极大,因为这个手稿是马克思想发展过程当中的一个空缺,当然更可以为他自己的理论提供坚实的证明,甚至可以用此来反驳别人对他的污蔑。

所以,这个人在这方面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他对于整个德国古典哲学非常有研究,同时也急迫的需要证明自己,所以他马上就参与到44年手稿的整理工作。

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他还是需要在另外一个人帮助才能完成工作,这个人是手稿识别专家。

这个困难很大,他们也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因为这个手稿放的时间长了,比如一个单词当中有些地方,被虫咬掉了,有些地方被污水掩盖。一个单词往往有的时候只剩下头尾两个字母。或者最后两个字母或者中间一两个字母,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上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够来猜这个字,但这个识别专家认得出来。另外,这些文字当中,也有些损失掉了没有了,那掉了的内容是什么,这是谁也想不到的。

从这方面来看,卢卡奇,天赐良机,机缘相合,独此一份,只能他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