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白人》影评

    
在另一侧,我们淳朴的宋佑硕同学还在过着安稳的小日子。他刚刚接到大老板的单子,憧憬着未来“钱”途辉煌的生活,并不知道他自己将要成为暴风的中心—-直到汤饭店的老板娘找到了他,直到他看到监狱里镇宇身上的青斑和惶恐的眼神。这里不得不说的是我们经常看到革命电影里烈士们历经严刑拷打后的坚韧与忠诚,以及我们看到很多中国伟大人物纪录片里那种生下来即伟大的英雄史观。仅以我个人对历史和生活的了解,大部分人是懦弱的、大部分人是现实的、大部分人不会成为英雄、大部分人成为英雄前必定是经过剧烈的抗争。所以,朴赞郁导演在这里表现的故事之所以让我特别喜欢,是因为他对人性的深度认识和我达成了一致。只是一个年轻孩子的镇宇崩溃了,在严刑拷打面前,他屈服了。他不惜出卖自己、出卖朋友、出卖老师,而只想结束痛苦,只想活下去。宋佑硕也是在情感、良心与职业责任多方的催化下才改变了原来小市民般目光短浅的世界观,成为了改变韩国的英雄。由此,激烈的法庭争辩便得以展开。
    
可以说,一上来宋佑硕的局面就是非常不利的。可以说,彼时韩国的法律界和我们心中中国的法律界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别的不说,论资排辈讲关系是亚洲诸国深厚的文化传统。在正式开庭前的律师见面会上,我们就看见同为汉城(首尔)大学的公诉人与各个法院高层乃至主审法官握手寒暄,而高中毕业的宋佑硕只是社交场面上一个打酱油的。不过宋佑硕充分展现了从底层打拼上来的那一种不怕死、不怕输的精神。他凭借惊人的意志和智慧,不断地找到对手的死角使出绝技。但是后来却发现宋佑硕一切的努力、坚韧和才智都只是衬托了政府方面的警员、军队、法官乃至总统的无耻和卑劣—-其实这也是一种非常高明的表现手法,尤其当你想借助电影进行批判的时候:主人公这么牛叉,但是因为反派太不要脸、太tm流氓所以主人公最终还是输。即使外国记者到场—是不是很眼熟?因为良心发现而作证的军医,居然被政府联合军队在堂堂法庭上拉走并实施军法处决,所作证言删除作废,可以说是法制黑暗的极点。看到这时,我的心已经沉到谷底,可以说已经哀莫大于心死。然而随后,在宋佑硕律师默默地在老板娘家喝了一口猪肉汤后,下定了抗争的决心,随即故事发生了转折。

  
  这个高中毕业的穷苦孩子,放弃了安逸的生活,放弃了丰厚的收入—-为了自己的孩子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家、为了一个法律工作者的职业操守,那个本来置身事外的他冲在了捍卫正义与公理的最前线。他发起了争取言论自由的示威集会,并发表了义正言辞的演讲,因此而入狱。在影片的最后,当往日作为辩护人的他坐在被告席上时,他的被告人坐满了整个审判庭,而公诉人只有一个。这个镜头,虽然没有任何画外音,但我们知道—正义虽然迟到,但绝不缺席。

今晚看了朴赞郁导演的近年代表作《恐怖直播》,甚是震撼。一查资料才知道原来朴赞郁导演同样是《老男孩》和《新世界》的导演,是韩国新一代导演的领军人。因此查了关于他的其他知名作品,一部《辩护人》在周末的午夜看得我眼泪纵横。
  
  
    
严格来讲,《老男孩》是暴力美学的代表作品,而《新世界》堪称韩国向教父致敬的最高作品,然而这两部电影的立意都略显浅薄了一些,《恐怖直播》张力惊人,甚是值得一看,但是毕竟是虚拟故事,而且因为为了营造戏剧冲突而缺乏了常规叙事应有的跌宕起伏与感情转折。不过抽空,我想为这三部电影也写一下影评。但在此时此刻,《辩护人》带给我的感动实在太深,可以说自观看《新世界》后几个月之久,终于又有一部让我热泪盈眶的电影,而居然还是朴赞郁导演的作品,应当算是一种缘分。
    《
辩护人》的故事背景是上世纪80年代,还处于高压政治下的韩国,在那个时期世界仍处于铁幕之下,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国家的意识形态之争势若水火。尤其是刚刚从内战阴云里走出的朝鲜半岛,更加是剑拔弩张。我们的主人公宋佑硕在韩国釜山高中毕业,一没背景二没钱,一边吃着方便面一边凭着业余时间打着工考下了律师执照。他凭着一腔热情和个人努力开办了自己的商业律师事务所,打着“守护客户钱财”的口号打开了一片天。他有了美丽的妻子、一男一女两个孩子、有了游艇和漂亮的房子。发了财的他没有忘记当年一饭之恩的老板娘,每天都和合伙人去大婶的汤饭店吃着不变的猪肉汤饭。影片开头的近一个小时之内,可以说是有趣而平淡的,只有一些间歇性插入的阴谋镜头对后来惊心动魄的故事埋下了伏笔。这也是韩国电影特别擅长的先铺垫后跌宕的路数。这点或许与股市有着相同之理—–前面吸筹的戏码做得越足,后面洗盘拉升的行情就越是惊心动魄。通过前面的剧情我们基本了解到主人公详细的性格特点:憨厚而耿直、自卑而好强、无大志而重情义。而每一处性格特点的细节描写落到后来具体戏剧冲突的爆发当中都是大音希声,正如你看一把宝剑,从锋刃上每一处纹理的波动你都看得到之前的敲打与锤炼。那声音在你眼里,而不在耳中。
    
我们今日称颂为民主国家的韩国,在20世纪80年代,还会因为集会、因为读了不该读的书、因为莫名其妙的思想罪而入狱乃至被枪决。要知道那时的中国甚至都已经结束了文革,进入了改革开放的阶段。镇宇是宋佑硕经常光顾的汤饭店的老板娘的儿子,就因为了看了所谓不该看的书,参加了不该参加的社团而被警察秘密逮捕。镇宇在经历了近两个月的严刑拷打后,他的母亲才被通知庭审。在这期间,老母亲到处寻找儿子,甚至走遍了釜山的每一处停尸房。导演在此处非常高明的一点就是使用了插叙的手法,在时间顺序上此时应当发生的严刑拷打镜头被挪到了后期庭审的镜头中。在剧情层层推进高涨之时,才把极具视觉冲击力与情感控诉的片段展现给观众,正如交响曲往往在高潮才把所有乐器一起调动的奏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