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aline-幻想的极致

尼尔盖曼+Henry
Selick=神话!!!看完Coraline之后,我满脑子都是这句话~~~

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hauser Gate. All those…moments
will be lost…in time. Like…tears…in rain. Time…to die.

本来看到鬼妈妈这个标题和那个很中国风的海报还没啥感觉,直到看到它的英文我才彻底燃烧了:Coraline!!!尼尔盖曼的雨果奖小说啊!再一看导演——圣诞夜惊魂!!!还有啥理由不去下来看呢~~~

我见过你们人类难以置信的事,我见过太空飞船在猎户星座的边缘被击中,燃起熊熊火光。我见过C射线,划过“唐怀瑟之门”那幽暗的宇宙空间。然而所有的这些时刻都将消失在时间里,就像……泪水……消失在雨中一样。
死亡的时刻……到了。

其实最早看到这部小说的时候,并没有特别的感觉(记得那个时候科幻世界上翻译作卡萝兰),只是对纽扣眼记忆深刻。那个时候还在迷龙枪和被遗忘国度,所以对于这种哥特童话式的奇幻类型实在提不起兴趣。而且,大概是翻译的问题,虽然尼尔盖曼的小说充满了想象力,但由于翻译过于直白,毫无文采,导致我虽然非常佩服作者的奇思妙想,但是常常觉得语句太枯燥了无法一口气读下去(尤其是《美国众神》,语言枯燥的我差点没看下去……)

——电影《银翼杀手》

直到看完了电影,才真正佩服导演的强大功力。电影不仅非常忠实于原作,并且将作者的想象力充分的发挥了出来——甚至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举几个非常简单的例子:

尽管是科幻电影中无法绕开的经典之作,但《银翼杀手》和其35年之后的续作《银翼杀手2049》都遭遇了票房低迷的境况,无法赢得市场青睐。有人说,这是观众的悲哀,有人说,这是这部电影的宿命。

先说最开头,那段制作布娃娃的动画真的好像攻壳-Innocent~~~

《银翼杀手》改编自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不过它的改编已然跳脱原作,独立构造出一个奇诡的世界,这个世界杂乱无比,是香港、东京、洛杉矶拼凑出的落寞时空,处处皆是霓虹灯闪烁的蓝红光影,伴着永远下不完的酸雨和潮湿雾气,压抑而孤寂。密集空洞的高楼和拥挤麻木的街道透着沉闷的气息,穿梭其中的人一贯懂得冷漠和纵欲,却永远学不会快乐。

在纽扣眼妈妈的家里,另一个妈妈给卡萝兰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让卡萝兰大为感动,因为她真正的妈妈经常忙到没空做饭,即使做饭配料也很奇怪,什么芥末番茄之类的orz
小说里是这么描写这顿饭的:“他们在餐桌边坐下,卡萝兰的另一个妈妈端上午餐。一只很大的鸡,烤得黄铮铮的,配着炸马铃薯,煮小青豆。卡萝兰大口大口吃着。好吃极了。”【看看小说里三句话的场景电影是怎么表现的~】

后来人们将这种风格称为“赛博朋克”,一种容科技与黑暗于一身的后现代语境,进入之人如同溺水,求生不得,求死更难。此后,几乎所有的科幻作品都能见到它的影子,当年不受好评的影片,随着时间流逝,成为再也无人可以撼动的存在。

一大桌丰盛的饭菜~~~【擦口水】

我看这部影片时极不舒服,却又极其着迷。片头那只眼睛是复制人和人类之间的界限,人类通过询问问题,并观察眼睛的异动来测试复制人是否“正常”,是否有人的感情。“生命”二字成为一种诉求,复制人想要借此获得生的尊严,人类则追杀他们,将其扼杀。

有一列小火车载着卤汁在餐桌上缓慢开动,然后自动浇卤汁到土豆泥上。

整部影片围绕银翼杀手Deckard展开,他奉命追杀叛逃的复制人,却与女复制人Rachael相爱,并在最后一刻被攻击他的复制人Roy救下。Roy,影片的灵魂人物,这个复制人完成“弑父”大业,被无数影评人和学术研究者用弗洛伊德的理论进行研究,他钉入手中的钉子如同耶稣被钉上十字架,暗示涅磐重生,而他不断折磨男主却终放其一条生路的行为,昭示他向死而生的最后抉择。于是,一场堵上命的追逐像是泪水消失在雨中,什么都没有留下。更令人不安的是,影片最后才点到,其实Deckard也是一个复制人,他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的纸鹤是一份植入的记忆,他所追杀的一直是自己的同类。

吊灯上有各式奶昔,可以自动取用~~~【天哪这是天堂,天堂!!!】

这是一个极度孤寂、极度悲伤的故事,生与死、爱与恨、真与假的命题捆绑其中,个体的孤独被放大无数倍。它的续作《2049》在35年之后上映,继承了这一份庞大的悲凉,却再也寻不回那种苦涩的感觉。不过,影片虽然少了前作“赛博朋克”的味道,但其融入了废土美学和极简主义,画面精致梦幻,风沙废墟里极简的构图让人忍不住沦陷其中。而它的故事尽管简单,高斯林饰演的男主K开始寻找Deckard和Rachael的孩子,何为生命的命题再度成为焦点,但整部电影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句台词都被精心雕刻,神秘与诡异的气息笼罩在上,悲哀深入骨髓。

第二次来到纽扣眼妈妈这里时,卡萝兰看到了从来不从事园艺的父亲精心为她制作的花园(小说里好像只去了一次,然后就被要求换上纽扣眼了=
=,这一点还是电影改得更好~而且小说里也没有提到这个花园,电影里却是亮点~~~)

这个系列是最打动我的科幻作品,连配乐的每一个音符都深得我心。不过,正如戴锦华所说,《2049》尽管在画面拍摄和内容挖掘上已经十分优异,但它仍在暗示生命的延续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意义,生殖二字,依旧牢牢固化在人们的观念中,捆绑着性别,生产着偏见。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花园静静的苏醒了。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人的尊严,真的逃不开生育二字吗?

树木伸展开腰肢,小鸟开始欢唱,花儿争相怒放。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易堇昕~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骑着螳螂车的父亲登场,脚下花儿朵朵盛开~~~【厄,传说中的花仙子?】

南瓜喷泉,好口耐~~~

纽扣眼妈妈为卡萝兰准备了三个奇迹,花园是第一个(当然,这也是小说里没有提到的情节),楼上老鼠马戏团艺人的表演是第二个(小说里倒是提到了老鼠表演,不过并不是特地为她表演的)。小说是这样描写的:“老鼠们围成一个圈子。然后,老鼠们玩起了叠罗汉,一些老鼠垫底,另一些爬到它们背上。老鼠们很小心,动作却一点也不慢。最后成了一座金字塔,那只最大的大老鼠站在塔顶。它们唱了起来,声音又尖又细,颤巍巍的。
  我们有牙齿,我们有尾巴。
  我们有尾巴,我们有眼睛。
  我们早来了,在你倒下前。
  你就瞧着吧,瞧我们站起来。
  这首歌不好听。卡萝兰肯定自己以前听过这首歌,或者是另外一首差不多的歌。可她记不起在哪儿听的。就在这时,金字塔塌下来。老鼠们一哄而散,快极了,一片黑,朝门口跑去。”

【是不是一点美感也没有?电影里可是足足演了两分钟,还有很可爱的马戏团音乐~】

第三奇迹是住在卡萝兰楼下的算命姐妹,号称她俩曾经是女演员。这一段小说描写得倒是很详细的:“斯平克小姐和福斯波尔小姐出现在戏台上。斯平克小姐蹬着一辆只有一个轮子的自行车,手里抛着几个小球。福斯波尔小姐蹦蹦跳跳跟在后面,挽着个花篮,一路撒着花。她们来到戏台中间,斯平克小姐利索地跳下独轮自行车,两个老太太弯腰鞠了个大躬。戏院的狗全都砰砰砰甩着尾巴,兴奋地汪汪叫。卡萝兰有礼貌地拍手鼓掌。两个老太太裹着毛茸茸的大衣,圆滚滚的。她们解开纽扣,敞开大衣。敞开的不单是大衣,她们的脸也打开了,像两个用胖乎乎的老太婆做成的空壳。空壳里跳出两个年轻女人,瘦瘦的,白白的,挺漂亮。脸上是两双黑黑的纽扣眼睛。新的斯平克小姐穿了一身绿色紧身衣,高高的褐色靴子,差不多整条腿都套进去了。新的福斯波尔小姐穿着白裙子,长长的黄头发上戴着花儿。卡萝兰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斯平克小姐退场。哇啦哇啦的喇叭声越来越尖,像留声机的针头在唱片上使劲刮。喇叭声停下来。”

电影里这一段非常搞笑,两位老小姐唱的歌也很逗的,而且,恩恩,有点少儿不宜XD

===============我是正儿八经观后感的分界线===============

也许,尼尔盖曼本身写这篇小说并不想讲述什么关于友情啊、亲情的故事,他只是单纯告诉我们一个存在于小孩子记忆中的恐怖经历。但是电影毕竟不能这么高深莫测,它需要人们去理解、去感悟、去认同、去喜爱。所以它花了大量的气力去描述神秘的小门是如何诱惑小女孩,纽扣眼妈妈是如何尽全力讨好小女孩。另一个世界的父母是那么的完美,他们完全是为了让小女孩开心而去做任何事情,所有的人都是那么和善,那么体贴,似乎自己是这个世界的公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得到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但是,小女孩发现,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就是她必须失去自己的双眼,和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物一样变成纽扣眼。【为什么他们要夺走小女孩的眼睛?因为眼睛就是灵魂,失去了双眼,失去了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孩子将永远不能正确的去发现真相,将要永远在大人们的欺骗中度过。为什么是纽扣?因为和小女孩关系最密切的是布娃娃,而布娃娃的眼睛经常是用纽扣做的。】

小女孩还是比较明智的。自己的父母再怎么不搭理、不关心自己,自己住的地方再怎么差劲,起码都还是和自己一样的有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的人,也绝对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情。于是她还是选择了自己的真正父母。是成熟?是理智?是终于向现实妥协?见仁见智吧=v=

似乎在每一个童话世界里,总有动物来去自如。这只瘦骨嶙峋的小黑猫和小女孩一样,往来于现实与幻境中。环境中的它甚至还会说话,不过一样不喜欢老鼠~

咳咳,同学,做人不能这么不厚道的,有危险就把同伴扔向最终BOSS么=
=【于是说,这部电影其实还反映了人类的劣根性啊,人家明明好心帮你,你还把人家当肉弹使……可怜的猫orz】

图文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