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底依旧不难化了,四星半。

1.主人公很典型,属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普通好市民,沉默的大多数。在报社任职的高中同学也很典型,压抑愤怒的知识分子。东海建设的那个人也很典型,隐忍蛰伏的中上阶级,也就是我。
2.朝鲜族脾气是暴,老太太血气都这么足,扑上去打警察。
3.结尾律师一个接一个站起来的场面挺震撼的。其实我感觉预告片比正片的庭审戏还燃…
宋康昊厉害。
4.有个外行的疑问:律师和代理人如果有情感关系用回避么?就像医生不给自己孩子做手术,武师不教自己孩子练武一样?
5.虽然基于真实历史,但这个电影还是把一些事情简单化了。比如说:
(1)和宋佑硕搭档的朴律师说的其实是对的,不追求无罪辩护,只求缩短刑期,面对极/威权政府统治下的政治犯只能走这路子,个人是无法和国家机器对抗的,只能败中求全,减少损失。宋的确不了解这潭水有多深。
(2)刑讯逼供不够血腥残酷,拿棍子打、把头摁水里算什么逼供。钢管爆菊听说过么?欢迎韩国电影人来我国观摩学习,回去好好改进。
(3)最后的转机来自尹军医,还得指望内部人反水,跟窃听风暴一样。精英不流血不坐牢就想改变国家是不可能的。
(4)别看庭审那么热血,最后镇宇实际上还是坐牢了,跟开庭前定好的刑期其实没什么区别,这点给含糊过去了,可能是怕观众太伤心。同时说明个人其实还是无法对抗系统的。
(5)国安系统打电话恐吓宋的媳妇,这个细节(在我国很熟悉)没有多表现,点了一下就过去了。实际上到这宋是不可能继续辩护的,一定会接受法庭的条件。所以啊,干革命要身家清白,平常人有的那些幸福的累赘是没有命享受滴。
6.这个电影并不是一个正义战胜邪恶的俗套,正义在结尾时依然没有撼动邪恶,只是看到了远处的微光而已。其实核心精神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二战后出生的所有人都是存在主义之子啊。
7.现阶段的韩国电影完爆台湾电影。韩国和台湾是亚洲第三波民主化浪潮里的两个典型,在相似的时期有相似的转型过程,但台湾到现在也没拍出这种有分量不轻飘飘的记述历史的电影,估计以后也拍不出来了。八十年代末杨德昌侯孝贤灵光一现以后台湾迅速清新化了,以后只能生产蓝色大门和陈绮贞了。
8.人害我,大不了还可以学杨佳跟他们同归于尽;国家害我,无计可施喽。等等咯,总有一天。

幻想 有一天 我是一个诗人 那时 我会把狂风写成轻丝 暴雨凝聚成泪滴
街上却依旧全是匆忙的背影 我会把高楼压缩成低瓦房 里面的人儿 却是欢乐的
他们说着 也笑着 发觉光亮一点点消散 我不知道能否诗化黑暗 如果可能
让我在每一个木头节眼上 写下心脏 然后无尽发光 直到死亡 直到世界脱离黑暗
那一天 我们笑着 也哭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