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埋:二个策划出来的传说

一个大活人被人装在棺材,埋在了坟墓中,然后他拚命地自救了数小时,最后的结果,为了避免剧透,我就不说了。这是一个天方夜谭的故事,却成为最近一部轰动一时西班牙电影的主干。这部影片的导演以前是拍短片的,这算他的首部长片,网上对此片评价颇佳。

很久很久以前,在波罗奈国有个穷人,他家上有老父母,还有一大堆子女。由于饥荒,家里缺吃少穿的,日子实在难过,这个人便挖了个大坑,把老父母活埋了,专心照顾孩子。
邻居看见了,大吃一惊,忙问:“你怎么把父母活埋了?”
他说:“父母年纪大了,反正是要死的。孩子还没成人,总要生活下去。我把父母活埋了,省下的粮食可以养活孩子。”
邻居觉得他讲得有道理,回家照做。
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这么做。时间一久,这竟成为一种习俗:老人丧失劳动能力后,就被子女活埋了。
后来,波罗奈国出了个孝子,非常孝顺父母,他觉得这种活埋父母的行为太不人道了,可是也没有力量与这种社会风气抗衡。父母年老之后,他只好挖一个大坑,在里面盖房子,让父母偷偷地住在里面,每天送去各种饮食。
孝子天天想:“要是我能想出什么办法,让大家都废除这种不孝顺父母的陋习就好了。”他的孝心感动了天神。
天神想:“让我来帮助他吧!”便下凡来。天神来到国王那儿,取出两条蛇,说:“你鉴别一下,这两条蛇哪条是雌、哪条是雄。十天之内鉴别不出来,我就灭了你的国家。”
国王鉴别不出蛇的雌雄,心中十分着急,便召来王公大臣,但个个都无能为力。
一个大臣出主意道:“大王!不如张榜招贤,国内也许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国王走投无路,只好贴出招贤榜。 消息传出,全国人民都议论纷纷。
孝子把这事告诉父亲,他父亲想了想,便想出鉴别雌雄的好办法。
第二天,孝子去揭了招贤榜,他对天神及国王说:“很简单,只要拿一细软的布,把两条蛇放在上面,雄蛇比较活泼,在布上会躁动不安;雌蛇比较老实,在布上安静不动。”
天神笑了笑,说:“你答对了!”接着又出第二道难题。
天神牵来一头大象,对国王说:“请你秤出这头大象有多重,否则我就灭了你的国家。”
国王与大臣又束手无策了。
孝子回家请教父亲,回到宫中对天神说:“把象牵到大船上,刻下水线,然后换上大石头,当船沉到同一条水线时,再称一下船上石头的重量,这就是大象的重量。”
天神点头笑道:“嗯!你说对了!”接着又拿出一根旃檀木,两头一样粗细,问道:“哪一头靠近树根?哪一头靠近树梢?”
国王与大臣张口结舌,无法回答。
孝子回家请教父亲后,回到宫里答说:“把木棍放到水中,向下沉的一头靠近树根,往上翘的一头靠近树梢。”
天神又牵来两匹白马,大小、毛色、形态完全一模一样,问道:“这两匹马,一匹是母、一匹是子,请鉴别出来。”
国王和大臣们绕着两匹马转了老半天,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有办法,只好再问孝子。
孝子请教父亲后,说:“请拿一把鲜嫩的草来。”他把草抱到马的前面,只见一匹马先用嘴把草推到另一匹的前面,然后自己再吃,孝子说:“这匹马是母、那匹马是子。因为母爱子,所以先推草给子吃。”
天神哈哈大笑,说:“你的国家里还有这样聪明的人,真是不错。从今以后,我将保护你的国家,让你的国家不受敌人的侵犯。”说完便隐没不见。
国王高兴极了,对孝子说:“今天多亏了你,国家才免去一场大灾祸,我要重重地赏赐你。”又问道:“为什么天神每次提问,你都要回家一次,才能解答出来?这些答案到底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还是有人教你?”
孝子跪下说:“我犯了法,求大王饶我死罪,我才敢说。” 国王说:“你说吧!”
孝子说:“我没有按照规定活埋父母,而把他们藏在家中。
刚才的这些答案,都是父亲教我的。大王!案母恩重,好比天地,怀胎十月,生下我们,从小到大,推干去湿,乳哺养育,教授道理,直到我们成家立业,父母不知吃了多少辛苦,付出多少劳累。可以说,我们之所以能有今天,全靠父母的养育之恩。这种恩情,是我们怎么也报答不了的!罢才大王说要赏赐我,我什么也不要,只希望大王下一道命令,把那活埋父母的陈规陋习给废除了吧!”
国王听了之后,非常感动,遂发布命令:从此再也不准活埋父母,必须孝顺供养,有不顺父母者,从重治罪。

不过看完影片,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故事很不真实,只是一个策划出来的无聊故事。让我们来想像一下这部影片产生的流程吧。导演应该是个有主意的年轻人,密室的故事让他兴奋。然而,世界上关于各种密室的故事已是很多,难以出奇。大概只有坟墓或者棺材这个最小的密室还没有人涉及。这个昙花一现的想法让他激动,故事就有了个大致的基础。但这只是个框架,还得给里面填充内容。

故事放在什么地方?当然是伊拉克,那里天天发生绑架案,还可以涂上反战的色彩,再加上点资本主义的罪恶,那就更完美了。只要和美军拉上关系,卖点肯定有。故事太单调,撑不满一百分钟?没关系,加些相关的元素,让情节变得曲折,一波三折。于是,棺材里甚至出现了蛇,主角还有段与蛇斗智斗勇的故事。坟墓里空间太小,无法施展开故事?那也好办,用上手机,加入外界的声音。最好电话还不时地出问题,要么找不到人,要么没信号,或者电池快用完了,增加故事的紧迫感。光是电话本身就可以加很多的戏。况且还可以加些感情戏来打动人,比如给痴呆的母亲去个电话聊聊,给总是不在家也不带手机的妻子说他爱她,等等诸如此类的事。

这样,故事倒是撑起来了,也能拖个一百分钟,但表演却是个大问题。狭窄的坟墓里如何表演?黑暗的棺材里如何拍摄?呵呵,导演自有办法。主角有ZIPPO打火机!这可是名牌,主角衣兜里恰好就有,而且能够长用,永远不用担忧燃料不够,也不用担心它会消耗棺材里可怜的氧气,它会陪伴主人燃烧到生命之火熄灭。有长明的打火机,自然坟墓里一片亮堂,演员想怎么表演就怎么表演,摄影机想怎么拍就怎么拍。棺材里也如百宝箱,东西应有尽有。打火机、手机、小刀、铅笔、手电、酒壶,等等,不一而足,只要有需要,叫声芝麻开门,这些东西就会出来。

当然,导演可以说都是由恐怖分子安排好的,目的就是让主角能够求援,以勒索钱财。但就是这点,导演仍在摇摆,让人最后都不清楚,绑架者究竟是为政治目的还是为了钱财?拉上美军,拉上伊拉克,拉上恐怖分子,自然是为了政治勒索;但一会五百万,一会一百万,对于钱由谁出,绑架者似乎也不关心,这样看着又像是勒索钱财。但不管为了什么,想出将人票放入坟墓之中,还得想尽各种办法来保证他不被发现,还有足够的胆识与智慧来报警求救,只能说这些恐怖分子是脑袋锈逗了。

绑架人质的目的,是用人质去勒索,将人质藏好,利用他去给被勒索者施加压力就行了。伊拉克地广人稀,放在什么地方不行,非得给自己如此多的麻烦?万一人质在坟墓中没能清醒,万一手机打不通,万一火机烧尽了空气让人质窒息而死,万一蛇咬死人质,万一人质没有那么聪明找不到被勒索者,或者万一人质连电话都不接……难道绑架者还得冒着轰炸,去挖开坟墓?绑架者不会将自己的如意算盘放在人质的表现上,将人质放在身边,根据现场的情况随时临机应变,可能是任何一个绑架者的必然选择。

本来,在导演看来这是一部很紧张的影片,且能打动人。但由于缺乏现实的基础,却又难以抓住人,也无法打动人。观众总在想,导演还会玩什么花招?我们一点也不用担心打火机会耗尽氧气,手机的电池会用完,最后的时刻就快来到,等等这类小事,因为一切有导演安排,肯定会有个最终结局。尽管演员演得很卖力,但能给他的空间太小,他除了发发脾气外,还能有多少的表演余地呢?其实,这样的故事靠的就是机巧,如果导演心小一些,只是编个故事来做出广播剧,或者拍个短片什么的,倒也有些出人意料的效果。但将此作为剧情片,那就有些过了。

127小时也是独角戏,但那是真实发生的事,有现实的基础。且天广地阔,有昼夜交替,演员表演的空间很大,所以片子能打动人,也能抓住观众的心,让观众去关注人物的命运。至于此剧,那只好让导演去表演去吧,反正摄影机永远也无法伸入坟墓之中,毕竟那是另外的世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