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语 一

渡过前半段的小修小补,斯蒂文•泽里安开始对剧本进行恰当的改动。瑞典版的电影中,莉莎身世经历,莉莎走近米克,调查的突破口等诸多环节都交代得十分突兀,这对艺术性并无多大的帮助,并且让没看过原著的人难以接受。泽里安详加梳理,使这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

我在流浪的间隙听了那么多低吟浅唱,在仰望苍穹的眼角沏满虔诚的日光,晨曦就在不远的天际闪耀着诱人的光辉,年老色衰的想象力再也扛不起额角的纹理,那些丝绸一样燃烧过的青春早就和热血一起埋葬,不经意提起的梦想好像有人在沉默氛围中发出的叹气,还没想出下一步何去何从,生活的狂狼激烈冲撞而来
​​​

更大胆的变化在于结局。事实上,以本格的眼光来看,小说本身的推理属性是可疑的。这也是一部分观众对这部影片最后四十分钟不满的原因,他们抱怨没有得到一个“惊掉下巴”的电梯式结局。这种意见错在两点。其一,小说已然如此,影片在推理方面能突破的空间原本不多。饶是如此,泽里安对人物命运的安排在推理的智慧上竟然尤甚原版,是令人惊喜的。

其二,横空出世的震撼回响在《搏击俱乐部》之后就从来没有出现在大卫•芬奇的电影里,所以这种要求是不公道的。这位导演此后的影片,更多地是从开场的第一分钟开始就对情节和氛围进行工于心计的经营,绝不仅以结局取胜。去年的《社交网络》曾将跨视轴剪辑和细致入微旁敲侧击的配乐完美结合,创造出极强的节奏感和张力,赢得世人的极高赞誉。《龙纹身的女孩》将这一风格成功延续,甚至变本加厉,对气氛的营造可谓无懈可击,这样就将一个在骨灰级推理迷们看来有些浅陋的犯罪故事讲得充满杀机,扣人心弦。所以故事好固然重要,讲故事讲得好也不可轻忽!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才是电影艺术作为“每秒24桢的谎言”的胜利。

在演员的表现方面,丹尼尔•克雷格那种眼镜片后若隐若现的007气质在我看来是恰到好处的,而瑞典版影片的男主角则接近图书管理员,稍微有些别扭。鲁尼•玛拉塑造的女孩则与原版差别不小,任性和孩子气更多一些,我个人更喜欢。一句“May
I kill him?”更是正中萌点。

如果说有遗憾,就是最后莉莎转身离开的方式暴露出好莱坞的男性思维再度作祟。当然,原版的描述也不尽如人意。两相对照,产生的思考是:某日某地,我们是否能邂逅一位真正独立的女性,她的独立,既不源于对男权社会先验的对抗意识,又不出自对臭男人的失望沮丧体验,而是充分舒展、自然流露的自由与和解?

或许,想想也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