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泛滥了!!

我因为《搏击俱乐部》而开始关注爱德华·诺顿,没想到他的处女作就让我彻底惊艳了一回,有些人天生就适合一类表情,就像诺顿,无辜的时候让人想到受惊的小兔子,如果我是陪审团的一员,我一定会坚决地投他无罪票,那一抹突然绽放的笑颜,那娇羞,简直让人平生出母爱来!

突然不敢出门,一出门,一眼望去,不是情侣便是夫妻带着娃,再不济也是爸爸或者妈妈一个人带着儿子闺女。

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叫“一级恐惧”呢?因为诺顿最后邪魅的一笑,说根本没有艾伦只有罗伊么?是到最后才恍然大悟——原来一切都是他一手炮制么?那满身鲜血疯狂逃逸的孩子,躲在铁轨下面无助惊恐的样子,被关在铁笼里怯懦地结结巴巴地说自己怎么可能杀死主教呢?那根本就是我的父亲!他周身弥漫着一股杀伤力为零的稀薄气息,更何况他还委屈地告诉大家——I….I….I
lost
time….身世凄惨,无依无靠,还间歇性发作失忆症,这本身就足够引起大部分人的同情心了,再加上那闪烁着长睫毛,似睡非睡的眼睛偷偷地望向你,在与你视线接触的刹那瞬间转移,然后羞赧地笑起来,这分明就是一个内向而善良的男版小LOLI,还是Mom’s
boy.

今天陪闺蜜去逛街,挤公交。坐在我对面的是位年轻爸爸,带着大概目测三四岁的女儿。女孩漂亮极了,皮肤白白的,小樱桃嘴儿,大眼睛。小嘴叭叭的,一直和她爸爸说着话,小手还不老实,一会摸摸这,一会摸摸哪儿。她的手真是小啊!这一路上一直盯着人家娃看,情不自禁的就会笑,得,看来今天母爱要泛滥了。

我在想,要是Lie to
me里面的男主人公取代了这个小三角眼的律师,那会发生什么呢?他会不会发现小诺顿撒谎?揣测中那应该是很精彩的对决,诺顿的每一个表情一定都会被记录在案,那扑朔迷离的小眼神和紧张不安的笑容都会被分析一番,甚至还有那嘚嘚嘚的口吃音。到底谁会赢?

不只一次想像过,我们俩带娃出去的样子。可也终只能是想象。

大概律师大概在猛然惊醒之后内心变得哇凉哇凉,从追名逐利到最后默默走出后门,道德与法律,真相与公正,这之间的天平应该怎样摆平,相信他会开始思考得更深入。记得律师之前说我相信人性本善,所有的被告在被宣判之前都是一个好人,我之所以选择做律师,只是很好奇那些原本善良的人为什么会做犯法的事情。然而真相却并非总被揭露。

这应该不是一个关于高智商犯罪的故事,我更觉得它纯粹是为了展现爱德华·诺顿的绝赞演技,他笑起来太好看了,那颗媒婆痣点得恰到好处,纯真里面又有点风骚,所以,这样的人最适合演精神分裂,不管是不是真的分裂,总是观众是看见了两个截然不同的诺顿,这就好像既生了一个温顺的乖男孩,又生了一个性格狂放的野男孩,他们两个共同构成了对于男孩的全部可能性,不知道为什么,片子里的诺顿总能让我回归到母性去讨论问题。

这是很好看的一部电影,当然,好看之处在于诺顿。

相关文章